摘要:
性爱,写作与摄影导向
——有感徐勇的《“煽情地误导”》和《“普世价值”论》相关论辩

性爱

性是什么?较成熟的有性动植物都晓得。爱情是什么?则令人类纠结。
爱情,作为一个简单的生理和心理行为,为何对于“灵长”的人类,变得说不清道不明了呢?五千年的文明历程,文字符号等档案的生成,各种道德以及社会体系的建立和演变,使得人类能对漫长的历史事件做各种学科的考量,总结出了丰富的经验教训,反过来用于对人身本能的行为加以导向和束缚。于是,人类的爱情也就掺杂了无限多的附加成分,本来简单纯洁的字眼,被复杂、被玷污了。当代婚姻中,还有多少真爱的成分,估计数学家也数不清。这都是人类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证据。

写作

人类古老的“写作”,大概源于“结绳记事”。发展到岩画,或许兼有了某些“抒情”功能。再到《诗经》的盛行,更增添了“言情、言志”的价值趋向……从《吕氏春秋》、《史记》到唐宋元明清那些丰富多彩的诗词曲赋小说以及近代、当代文学流派的演变,我们不难看出,写作的发展,是离不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意识形态这个土壤的。甚至可以说,有什么样的生产力,便有什么样的写作。

写作不是孤立于自然和社会之外而存在的。作者写什么和怎么写,取决于他扮演的社会角色、世界观、学识水准以及社会背景。
例如,你是某个政体的御用写手,你必须得堆砌那些有利于巩固“堡垒”的文字。你是一位有良知的觉悟者,你的笔下就会流淌着那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绝的文字”!司马迁苦修《史记》,曹雪芹呕心沥血《红楼梦》,鲁迅“躲进小楼成一统”,梁实秋隐遁《雅舍》,“梁效”则要独扛两报一刊阵地的旗帜……我们的国情是脱胎于封建王朝,我们的写作难以洗去那些特定的历史烙印。

世界文学的争鸣也从来也没有终止过。从简单的记帐到令人难懂的“意识流”小说,越来越“绕弯子”。其实它受牵于哲学观点的碰撞。任何一种全新哲学理念的出炉,必然导致它相反理论的问世。就像“立竿”“见影”一样,等理论家门争论得腻烦了,似懂非懂的听众们也不敢兴趣了,“和稀泥”的中庸理论也便出来主持公道了。这就是黑格尔的“正、反、合”吧!这种抽象的哲学观念争辩,与我们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小事争论在形式上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哲学或文学争辩持续时间要很长。因为新鲜的哲学思想,需要社会实践来佐证,例如上个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等。

摄影

看清了“性爱”与“写作”在历史长河中的演变过程,就不难理解摄影从“单纯”到“深沉”的转变过程了。
大家普遍认为,摄影也是一种用像素的书写,与写作的含义极其相似。摄影术的发明之初,它的功用性很朴素,定格时空碎片,直观地记录人、自然以及社会活动。它就像性爱,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单纯地萌发了。

但是,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摄影术不断得到改进。印刷术以及媒体的蓬勃,摄影就像笔杆子一样被推上了文艺舞台。于是,“性萌动”以及“结绳记事”,就再也寻觅不到它们的初衷了。各种意义、价值、目的性、方式方法便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被形形色色的人们一股脑地充当进来。争论是难免的,你方唱罢我登场。

不管摄影争论怎样错综复杂,归根结蒂都是“拍什么”和“怎么拍”的问题。我们不妨先来窥探一下摄影界各个“部落”的活动现状,“酋长们”都在煞有介事地导引着一些什么。

器材商联姻论坛广收门徒
器材商与某些摄影在线论坛联手,授意版主们撰写热帖并固定首页置顶,讲授技巧。每逢新器材发布,必有版主试机片昭示天下。用“加精、给分、月赛”等手段渲染初学者所谓“震撼”画面,鼓噪像素、大光圈、虚化背景等神奇魅力,唆使发烧友不断升级家伙。以求得自己的博客点击量攀升并晋级虚无缥缈的“头衔”、“勋章”,从而满足了一些招摇过市拍客的虚荣。在这里,“牛头”、“狗头”、“大画幅”等话题是热点,夏季荷花开满坛。点评按条数积分,内容大都是“支持朋友!”“震撼”“顶”之类。得到点评的帖子,在首页菜单内向上滚动。积分也可用于首页上置自己的帖子。大家相互“支持”,分别露脸。这里的人口密度非常可观,我在一年前购置单反的时候,在某论坛的一些帖子,点击量少则几百,多的已经上万。这样的局面,恰恰是幕后大老板们期待的,他们一边碰杯,一边窃笑:“这些傻B,真配合!”

商界勾引网站圈人
商业为了促销,必然要大打广告或软广告的招牌。他们根据自己的实力,勾引不同规模的网站,以乳沟、腚沟、天下美景、奇闻异事、社会热点、特殊气象等题材的照片争取观众。据我所知,某上市公司网站,有一个特殊的圈子,成员按着网站官方授意,使用高档的摄影器材为某些背后出了广告费的商家拍摄相关片子,然后首页或栏目置顶,点击率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十几万,用本山大哥的话说:那是哇哇滴!发帖时,还在那些所谓“唯美”的片子前面,特殊标注使用器材品牌规格。明眼人一看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至于那些明睁眼露的车模、星模广告就更不用说了。谁们发了财,谁给人家抬了轿子浪费了激情,鬼才晓得。
上述两大块阵营,已经瓜分了相当份量的拍客了。遗憾的是,这里的不明真相者,被骗奸,还在愉快地叫床!如果这些人的“写作”,也叫文章,那天下都是秀才了。

喉舌界,体制的传声筒
摄影作品倡导核心宗旨,积极地推进和谐发展。有位朋友的孩子是学新闻的,正在某报社实习。有一次,他采访并拍到了关于强拆的资讯,内容比较现实和典型。但是编辑说,这个不能发!如此摄影导向,还谈什么“主观客观”,天方夜谭罢了。有的地方政府,也热衷通过镜头打造自己的形象名片,而且大奖赛的奖金丰厚。这样的评奖,目的性不言自明。类似这些所谓纪实摄影,想不被“煽情地误导”都不行,更不用说早年那些“高大全”影像了。体制不改革、新闻不自由,相关摄影将永远摆脱不了老面孔。

沙龙界自命不凡
热衷风花雪月,主张唯美,追求取景、点线面、光线、特殊气象、后期、RAW格式、PS5,结伙各地游走,修身养性,收取会员费。应该说,沙龙摄影的水准参差不齐。高档沙龙中,一些人文和风光花草类片子,非常养眼,发烧友趋之若鹜。这里的“精英”们帖子的“沙发”非常抢手,点评内容经常可以看到“哦,好靠前啊!”“居然是首页”,“精彩!”之类。好多摄影杂志、报章网站甚至保持着某些沙龙的风格,但都难免用喉舌的方式讲话。

学院“闭门造车”
教授内容以摄影理论、历史、流派为主、技术、PS,兼修相关学科。学院派的学生有摄影专业和非专业之分。因为受到所学理论和成长环境的制约,他们大都喜欢那些所谓“内心真实”的摄影,主张新锐视角和理念,片子有时灰暗甚至令人不知所云。他们的扫街缺乏社会学深度和深刻的哲学思考。闭门造出造的车,出厂后经过磨合,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觉悟界追求真谛
崇尚“拍摄就是做人,镜像来自心相”的理念。他们把个人内心喜好放在首位,关注人文题材,以纪实或艺术的手法,截取生活中的真善美以及假恶丑的画面,揭示人性与评价生活并举,功利目的第二。有的主张用镜头承担社会责任,崇尚“先天下之忧而忧”。尽管这些人的学识阅历不同,拍摄手法与揭示问题的深浅程度不一,但是动机值得肯定——企图以真爱的方式“受孕”传承,以写作的方式追求拍摄的价值。有少数网站,为这些人搭建作品和理论交流平台,鼓励会员直抒胸臆发表观点,积极探索摄影的真谛,同时引导摄影人不走或少走弯路,令人欣慰!

理论界、策展界指点江山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群体。他们在摄影界有较深的理论功底,纵横考研国内外摄影历史和发展动向。其中好多是大赛策展人、评委、摄影专业教授以及在某些题材上获得了重大成就者。虽然对各种流派的摄影喜好不同,但对于拍什么的问题分歧不大——社会、人文、人与自然等题材是他们极力倡导了。争论焦点在于怎么拍。他们对于拍摄动机、选材切入点、拍摄方式方法等字斟句酌、强调“性爱”的初始性以及“受孕”的“流传”作用,鼓吹文学创作的“永恒价值”。但是因为他们秉持的哲学观念不同、生存背景不同、研究方向不同、觉悟以及出发点不同,学术主张既有相近的地方,也有相悖的之处。个别功利主义者,不排除为自己的流派和门徒造势的嫌疑……

我对摄影理论争辩的一点粗浅体会

关于争论内容,是客观地记录还是艺术地再现,是写实还是“写虚”,是关注人性、倡导普世价值还是还是迎合社会意识形态的主流倡导,是有感而发还是机械地记录证据,是回避“左翼”还是否定“右翼”……实在令人有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感觉。也难怪“坛子里”的发烧友们敬而远之。

不由地想起季羡林先生的一段话:“学者们常说:‘真理愈辩愈明。’我也曾长期虔诚地相信这一句话。但是,最近我忽然大彻大悟,觉得事情正好相反,真理是愈辩愈糊涂。”

但是,摄影人不管怎样被“糊涂”,争论是不可避免的,因为社会在发展,一切观念都在不断地改变。摄影的表现方法,与文学创作一样,都是紧密围绕社会脉搏的跳动而不断变革的。这些研究理论,毕竟是那些摄影界行家长期实践和研究的结晶,有些是在国际上属于前沿的。无论侧重于那个方面的研讨,都有它们切入摄影真谛的视角和方法。适当地参与探讨,部分地吸收采纳,结合现有理论基础不断地丰富和完善自己理论体系是有积极意义的。否则,被那些器材商、商业网站牵着鼻子走,不但伤了财气,也贻误了宝贵的时光和机遇。
当年鲁迅与梁实秋先生在写作方向的争论,虽然最终谁也没能说服谁,但是他们的著作都以不同形式“风流千古”了。相反,文艺工作者众口一词,是非常危险和可怕的。

我想,一切法则,万变不离其宗。文艺创作的根本离不开生活本身,它的宗旨是揭示人性深处的美好或丑陋。它是有感而发,不是无病呻吟。这是经过一切文艺形式反复验证过的真理。对于摄影,写实也好,艺术也罢,归根结蒂,都取决于对人性的深入挖掘。人是社会的细胞,不同时代,某些群体或个体,不同人性的交织,也便构成了那个社会灵魂的缩影。摄影的真谛,就是要以纯净的心态通过镜像呈现这样的“影子”。有了这样的理念,在“怎么拍”的某种理念指导下,也许就是摄影人的出路。摄影正如性爱,尽管随着社会发展在不断演变,享受过程的、功利目的的、传宗接代的,不一而足,其真谛是回归本初时内心的萌动。摄影界像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的《美国人》以及黛安•阿勃兹的《畸形人》等专题也是这样的案例。

社会发展到今天,要让错综复杂的摄影理念、群落重归“原点”确实很困难。有些摄影观念,也恰恰企图规劝摄影人尽力返回这样的原点,所以,对于庞杂的理论,摄影人需要有选择地吸收借鉴。据说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选择适合自己的,并不断求证,各种境界才会不断在展开。最终能证得怎样的果位,全凭自己心性与修持了。泛泛地沉迷于各种理论法典,当然就会无所适从,其实恰好犯了“法执”的大戒。

记得有一种哲学观念认为:“对了一半,并不等于错”。 我们过去一直大讲唯物主义,反对形而上学。但改革开放,西方的唯心主义纷纷涌入,人们发现,这些东西并非反动得十分透顶。黑格尔“正反合”的哲学思想,提醒我们没有必要抱着一条理论跑到黑。一对矛盾理论的碰撞与调和,直到下一对矛盾循环的出现与握手言和,其结果会促使人们在认识上螺旋式上升,这就是提高的过程。
任何摄影理论,也都远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摄影人做到有法可依,但是不唯法是从才是明智之举。否则,抱着“八股文”的规矩创作下去,结果可想而知。百家争鸣是件好事,它会促进百花齐放,还会增加理论家的就业门路。它的存在的确可以提高有心人的拍摄水准,程度如何,全在内因。

在这个价值取向多元化、相机比钢笔还多的时代,相信中国摄影,一定会在不断地争论中走向成熟,在政治体制改革不断深入中走向世界!(2011.12.17)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