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审视社会”,“解析人性”是体现摄影价值的重要课题
——《当代语境下的摄影价值》研讨会现场发言修改稿


    “语境”一词,简单地说,就是语言环境,展开来谈已经成为一门学科。而“当代语境”,在不同社会背景下其内涵也是不尽相同的。它与社会体制、生产力水平、人文素质、思想观念、传媒水平等密切相关。在我国这种特殊体制下,“网络自媒体、读图时代、全民皆摄”等关键词让摄影具备了比较重要的话语权。所以,如何挖掘摄影的价值,是值得每个理论家和摄影师探究的重要课题。
    我认为,不管采用何种体裁,在关注“自然.社会.人”这样的大前提下,要想提升摄影的价值,应该强化以下两个方面的人文关怀理念:

一是审视人类社会的发展;一是解析人性的本质。

    这两个主题,一直都是哲学家们(包括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文艺工作者等)不断探究的大问题。
    哲学,是一切学科的母体。世界史上各种社会意识形态的更迭,无不昭示着英雄(或人民)操盘,对某种哲学观念做出的社会实践。其正确与否,功过几何,仅从短暂的时空和眼前万民是否拥戴上是难以得出明确结论的。
    被主流社会意识形态大力提倡的哲学思想,必须符合持久的科学发展观,不但要关照人类的个性解放、自由平等以及博爱精神,同时也要兼顾其他物种的生存权以达成人与整个生态环境的和谐。
    如果把人类比作羊群,那么哲学家就是牧羊人,文学家与摄影家,充其量也只能算牧羊犬。优秀的牧羊人会把羊群导引到水草丰美的山坡或广袤的原野上,从此开始了“童话般的幸福生活”。文艺工作者(含摄影家)的责任之一,就是协助牧羊人做好这样的事情。对于摄影家来说,快门好按,责任难当。所以,有学者说,优秀的摄影家,需要由高度觉悟的知识分子来担当。这里所说的知识分子,不是指的学位和职称,而是人文自觉性和对事物本质的洞见能力。


先说“审视社会”:

    有宗教把人类比作“迷途的羔羊”,其主要原因大概是:当某种社会意识和价值判断在以文化的方式传承,并在社会上“蔚然成风”的时候,它的方向即使有失偏颇甚至谬误,人们也会趋之若鹜,难以收敛。历史上风起云涌的人文景观数不胜数,例如各种理由引发的战乱,“文革”精神的歇斯底里,各类邪教的风行以及消费社会的拜物风潮等等,都脱离不开“羊群效应”的作用。根源在于人类属于群居性、文化性和盲目性动物,生存空间难以摆脱某种“舆论提倡”的精神暗示作用。
    有生命力的摄影主题,很难脱离社会现实建立世外桃源,它必须扎根于生活。这一点有郎静山先生的乌托邦摄影作品作为反面教材。要使影像与时代同呼吸共脉动,摄影人应当具备较强的独立思考和人文自觉精神,透过错综复杂的社会表象,从司空见惯乃至津津乐道的事物中发现和提取荒谬案例的影像文本,提醒和忠告社会,应当重新审视这样的现实!深刻的摄影作品往往是批判性的,直接命中社会的主要矛盾则更显犀利。
    有史以来,社会意识形态的变革一直也没有中断过。先驱者们的思索和实践活动,有时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伟大的哲学家被破坐牢、流放、走上断头台的不计其数。
    二十世纪,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与资本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在观念上的大碰撞,导致法西斯主义的泛滥和反法西斯主义的革命,二战的代价是沉重的。而世界上现存的几种社会制度,每种也都并非完美无缺的,依旧需要不断改良。对于审视社会发展的大课题,哲学家(罗素等)通过东西方文化对比分析,预言“天人合一”的道教理念最终会融合西方文明而衍生出一种田园诗话般的慢生活、节约型社会形态进而取代狂热的消费主义社会形态。公民社会中,充分发挥个人的思维能力为社会发展献计献策是值得推崇的。作为言说和传播能力越来越广泛的摄影,理应成为维护公民权利、承担公民义务的工具。当然,摄影家不一定非得是哲学家,但他们必须具有哲学家的思维方式!同时,不断用先进文化思想和正确的世界观丰富头脑。审视社会,不一定非得着眼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目标,假大空的说教往往缺乏说服力,生活中身边的小事情、小人物反而可以成为映射大道理的切入口。
    例如,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裸奔时代,人们在尽享物资带来的奢华与舒适的同时,精神上往往疲惫不堪,幸福指数并未同步递进。两级分化、生态失衡、山河破败,能源枯竭以及医疗教育等领域存在的矛盾……所有这些背景下的具体人、事或物,都是拷问社会发展的重要线索,都值得摄影人深入挖掘。
    哲学家、文艺工作者在不断探索,政治家们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对此,比较年轻的摄影界,也在借鉴文学艺术等创作精神努力前行。对于每个摄影家来说,“我”可以搞不清庞杂的摄影套路,但只要把握“审视社会”这样的大前提,结合自身的独立思考并放眼未来,借助现实论据,以系列影像文本为论证过程,创作出具有独立思考方向的作品,促成摄影价值的最大化是完全可能的。

    摄影人拿起相机,除了钟情于风花雪月,往往苦于找不到具体社会纪实题材。事实上,只要稍加思索,鲜活的素材随处可见。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例如当前社会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次性”现象,无论生活用品(像过度包装的月饼盒子)还是某些反复拆改的工程规划和质量,都给人类赖以生存的有限资源造成极大的浪费。这种不顾后代子孙忧患的粗暴消费和开发,荒谬到何等不人道的境地!拜金主义、过度追求舒适体面和奇异审美,(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开腹吸脂;断骨增高、丰乳、纹身;有腿不走路,却在跑步机上气喘嘘嘘喘等)的生活观等,都是值得人们深思的课题。摄影师若能以抓住典型特征的影像方式“漫画”出来,如有他人不曾认识到的新概念弹出,更会给人以鲜明深刻的印象。然而,在利益链条的驱使下,商家往往借助广泛的媒体,极力兜售上述荒唐的价值观。这种现实本身,也是值得摄影人挖掘的好素材。
    社会喘息式地畸形发展,有多少人病得不轻却不自知呢?所以,好的摄影作品,是一块确切的病理切片,具有“临床诊断学”的重要意义。佳作经过当代媒体的广泛传播,其社会价值是发散的。但它能否得到社会重视,应视作品的不同品位、不同社会体制以及主流媒体喜好而定。
    谈到不同社会体制,公众言论的自由度问题不能不提一下。社会纪实摄影(乃至某些观念摄影),针对某些敏感题材,即使作品水准具深刻的指导意义,但不一定得到主流媒体的重视和传播,最终被像素海洋淹没,这是摄影家的无奈,更是社会的悲哀。大概这是制约摄影走向国际潮头的主要症结之一。
    对此,摄影人是迎合社会俗套,还是保持独立觉悟呢?有好多摄影家一直孤行并坚守自己的摄影理念,积累了丰富的影像素材,并根据社会开放程度适时发表。这种耐得住寂寞的摄影家在前辈中并不鲜见。例如李晓斌先生,几十年对社会纪实题材情有独钟,作品得到了时间的认可,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不必细说。
    作为摄影人,摒弃功利主义思想,从最熟悉、最感兴趣、感悟最深的小处着手,站在历史的高度,放眼未来,在有限的时间里,踏踏实实地做好几个主题的图文阐释是值得追求的。
    大家都来关注并实践了,综合起来就会具有较大的“核当量”。王久良先生的《垃圾围城》、以及卢广先生的“环境污染”都是已经走向国际的成功案例。
    当今中国,需要拍摄的题材太丰富了,不是“没什么可拍的”,而是要拍的东西多得忙不过来。摄影人没有达到“开天目”的境界,不是摄影理论不够丰富,而是看世界的立场和方法过分“大众化”。摄影的功夫在摄影以外,介入摄影核心的手段没有直达的快速干道!商业摄影的短平快手段可以创造一定的经济价值,但其社会意义有待商榷。

    当然,摄影不都是从批判的角度切入,弘扬正气,讴歌大道,也是力量。


再说“解析人性”:

    说到人性,人们通常会联想到“性本善”或“恶”的问题。也有人说人的本性无善恶,都是后天熏染灌输的结果。这样笼统地解析人性,未免粗糙。以“真善美”与“假恶丑”来衡量也显得过于单薄。
    其实,人性深处,还有好多不善不恶不美不丑等中性的复杂成分。解析人性的意义在于认识“人”本身。世界上的一切动物,都活的比较“自然洒脱”,它们不受“传统观念”的制约,只要是“能够的”和“愿意的”或“不愿意的”,就会尝试去做或选择不做。人类则不然,骨子里本来是“这样”渴望的,表面上很可能是“那样”标签的。
    人类是群居的,各种行为和本性需求,需要符合所在群体(社会)的法律和道德准则。而法律和道德,是随着不同的时空和社会形态不断修订的。人生一世,犹如白驹过隙。选择怎样的个性生活方式更符合人性本身的自由,同时又不妨害社会秩序以及他人(包括它物)的基本权利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人类自由的空间有多大,个人的权力意志在何种尺度下展开,这些问题需要探究。旧中国乃至十年动乱时期,国人的人性遭到无端压制,百姓成为社会斗争和王权统治的工具和牺牲品。这种“没人性”的社会形态,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
    解析人性,就是结合社会现实,研究哪些是符合社会法律的规范的、哪些是律令禁止的内容。合法的,可以大胆张扬,甚至可以不顾传统道德舆论的制约,呼唤人们活出“本我”。违章的,则需提醒克制、自律。
    换个角度来说,解析人性的本真,对制定更符合人道的法律具有现实意义。
    史前蒙昧时期的人性,大概是无限自由的状态,随着社会文明的创立和发展,人性遭到不断的禁锢。当代,人们呼唤人性的解放,同时倡导社会和谐。
    回顾中世纪,西方被基督教文化统治一千年。直到文艺复兴,觉悟的知识分子提出“以人为本”的口号,倡导“不为上帝而活”的理念。哲学家尼采甚至大声疾呼“上帝已死”,薄伽丘的《十日谈》、雨果的《巴黎圣母院》等一大批批判现实主义的文艺作品涌现,促使世人价值观的巨大转变。科学、民主、自由、人权等先锋理念的确立,为社会形态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由此导致的工业革命,也为促进社会变革,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立下汗马功劳。
    人性的力量是巨大的。解析人性,认识人性的弱点,张扬人性的光辉,鞭笞人性的丑恶,是一切文艺作品永恒的主题。人类活动的一切出发点,与人性深处的动机密不可分。马克思说:“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与社会的关系是千丝万缕的。诠释人性,尊重人性,合理地释放人性,对于构建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促进人与人的尊重与关爱,把握交往与回避的分寸,推进社会的文明,意义是不可低估的。
    我国对人性的研究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国外的好多企业,在产品设计上,特别是服务行业,在经营理念上都极其重视尊重人性。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性既是商机。这方面有太多的内容值得我们的民族文化借鉴。“文革”期间社会主流文化主张批判“人性论”,无数冤假错案证明,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很没人性。十年动乱期间,那些癫狂场景的纪实照片,已经成为认识人性的难得教材。
    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梦的解析》以及戴尔•卡耐基等的相关作品,为人性的解析奠定了理论基础,更多的内容,需要摄影人直接向生活学习总结。我一直坚信,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哪一部文艺作品比现实生活更精彩。
    我谈了半天,好像与摄影、价值扯远了。其实,摄影的根基,无法离开这些内容。摄影作品的含金量,取决于作者对生活的认知程度和萃取能力。摄影,特别是抓拍的作品,例如南·戈尔丁、布拉塞、深山大道、荒木经惟、杜瓦诺、阿勃丝等的作品,极大地揭示了人性深处的秘密。相机快门的瞬间抓取能力,可以定格某些肉眼难以识别的表情和体态,而这样的像素语言,恰好可以作为人性本质的图谱。因此摄影对人性的深度解读打开了方便之门。
    不从本质上搞清摄影的内涵,仅仅在光影构图等技术层面和派别上纠缠不休,恐怕难以领悟摄影的真谛,摄影的价值自然也便大打折扣。大主意如果拿定了,怎样把镜头对准现实生活,尽可因地制宜随心所欲好了。
    例如有人拍摄了变性题材、同性恋等作品,张扬了尊重人性的主题。前些日子魏民老师关于公交车站一对民工下意识地几个习惯动作的抓取,也是对人性中“趋同”心理的深刻展示。
   
    事实上,摄影理论不管多么错综复杂、内容如何艰涩难懂,简单地概括摄影就是这样一个追问:“生活是什么?”其中自然包括“我们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的问题。它离不开对社会历史的审视、评价和展望,对人性的理解、尊重和揭示。摄影的重要价值在于启迪智慧。优秀的摄影作品是人类文化进步的里程标志。


(本文最后一段经2014.5.30修改,略去。)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