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浅议摄影作品的诗性
文/康国生

诗歌的主要特征

在文学上,诗歌没有确切的定义,中国古代以“诗言志”来概括其特征。其中的“志”,有思想、理念、志向等内涵,也有情的意思,所以也有人说“诗言情”。它的结构主要沿用了“比兴”的手法,例如《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撇开错综复杂的理论,事实上诗歌的主要特质在于婉约含蓄地表达深刻的内涵。
至于它的工整、对仗、韵律等,只是形式方面的内容,但都必须与内容和谐统一。反过来讲,仅仅注重字数、行列、押韵等的“矩阵造型”,其实只是“貌似诗歌”而已,与真正的诗,毫无关系,宽容一点定义,也无非“打油诗”(或顺口溜)罢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样的诗句为什么千古流传呢?众所周时,李商隐表面在写“春蚕”、“蜡炬”,事实上,引申意之一是在描述“鞠躬尽瘁”的人文精神,引申义之二是表达爱情方面的苦苦思恋——借用“丝”与“思”的同音以及全句巧妙的隐喻。再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所表达的不是孤寂的消沉,而是一种孤傲的独立精神,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人格魅力。
经典诗歌的婉约之美以及深刻内涵,远非随便排几行方块字便能抵达的,陆游说“功夫在诗外”。北岛如果没有深刻的社会阅历和提炼功底,是写不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样的诗句的。

摄影的诗性语言

对于摄影来说,运用好诗性语言,是提升作品含金量以及艺术价值的重要保证。
诗歌的语言,最忌讳平淡直白、缺乏婉约深邃的意境。摄影语言的运用,也是如此。那么,怎样的像素符号,才可称为诗性的影像语言呢?这是一个比阐述文字诗歌还要复杂的问题,国内外的学者们在不断探索中。摄影理论家臧策先生(摄影理论金像奖获得者)的研究成果值得摄影人学习借鉴。
臧策先生在阐述影像语言的诗性中,引入了“能指”、“所指”、“指涉对象”、 “主题内涵”、“非主题内涵”、 “隐喻”、“间离”、“诗性正义”等概念(限于篇幅,相关概念和更多观点不做注释),经过分析与梳理,结论已经比较清楚。为了避免枯燥与空洞,下面借助图片谈谈我的粗浅感悟。

《银行家摩根》,看上去是一幅普通的肖像作品。
对于这幅作品来说,
“能指”:照片像素(普通人物肖像)本身。
“指涉对象”:银行家本人。
“所指”:资本主义制度下,银行家无情盘剥的本质。
“主题内涵”:银行家摩根衣冠楚楚、正襟危坐、面孔严肃的肖像。
“非主题内涵”:沙发扶手上那道匕首样的光影鲜明地闯入画面,仿佛银行家手持匕首企图打劫,配合银行家凶狠逼人的目光,一幅诗性正义的作品诞生了。
“隐喻”:画外之音,让人不由地联想到银行家无情盘剥的凶狠本质。
“间离”:主题内涵与非主题内涵之间表达的意义“错位”;能指与所指的错位。
“诗性”:即“间离”程度越大,作品诗性越显著,艺术性越高。
“诗性正义”: 充满人性的公共判断标准,普世价值,人文精神等等。
非主题内涵,好多时候是靠上帝的造化闯入画面的,所以,诗性的摄影作品,除了要求摄影人具有对事物独特的洞见能力和娴熟技艺,还需要借助上帝之手来共同完成。

(注释:右上图,《银行家摩根》;左中图,李晓斌先生的《残局》;右下图李英杰老师的《稻子与稗子》。)


再如李晓斌先生的《残局》,表面上是几位老汉在下棋(坚守残局),看看老汉的古典冒头、山羊胡,深刻的隐喻不言自明——多么诗性的作品。如果此幅照片的下棋者、观战者换成一群年轻人,那么《残局》的诗性就烟消云散了。起初看到这幅照片的时候,差点儿忍住不笑(*^__^*) 。

李英杰老师的《稻子与稗子》,主题内涵是两种植物的形态对比,深层意义上隐喻的是两种人的人格品味。诗情画意,妙不可言。

摄影作品的诗性,有时候是通过组照整体来实现的。这点,在专辑的编排和阅读上值得留意。

另外,摄影的诗意(诗性语言意境)与“画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画意主要表现在构图的端庄平衡,光影的鲜明立体、层次的细腻养眼。一幅照片,仅仅具备画意上的美感而不具备深刻的隐喻功能,还远远不够诗意的境界,充其量只能算作“糖水片”。诗意与画意并存的照片,当然更能赢得眼球。糖水片因为只有一层表意,所以人人容易懂;优秀的诗性作品因为隐喻了多重内涵,解读者需要具备一定的艺术修养。诗性的摄影作品是经得起凝视的,糖水片往往不受端详。

诗意的摄影作品,不一定看上去很美,但是一定很有“嚼头”,一定对灵魂深处有某种启迪。照片背后的故事往往是作品的重要看点。其诗性的内涵与深刻的所指,向读者传送的信息,是糖水片无法同日而语的。摄影不一定都是为了艺术,但优秀的照片,没人能否定其艺术价值。
总之,诗性的摄影作品有如深邃的智者目光,哪怕它是来自单眼皮、小眼睛;平庸的糖水片好比毛嘟嘟空洞的大眼睛,一望而知其全部内容。


不能不提一下当代艺术理论与摄影

当代艺术理论认为,艺术作品的价值在于表达某种生活理念,强调艺术对生活的指导意义。当代艺术审美性是颠覆现代艺术审美性的。当代艺术作品的美体现在“第三领域”,它可能是一个发人深省的装置甚至一个身体力行的行为暗示(行为艺术)。我们姑且不论摄影属不属于艺术,但“解放影像”这个口号,已经是当代摄影的重要课题。
艺术家皓首穷经于象牙塔里脱离实际的“具象”、“抽象”的行为已经成为当代艺术届的笑谈,为“美”而劳累过度,直至英年早逝的艺术家也成为“书呆子”的代名词。
由此可见,杜尚之所以把小便池搬进艺术殿堂、之所以为蒙娜丽莎画上胡子,其良苦用心就不难理解了。有人说上个世纪的伟大发明之一,是大便器。我想,其中的理由大概是它及大地方便了人类的生活,人们的肌体上可以免除隆冬数九结冰瘤子的风险吧。

了解了摄影的诗性语言,掌握了当代艺术的审美标准,对于欣赏摄影作品和摄影创作是大有裨益的,至少可以节省摸着石头过河的时间。
对于摄影评论者来说,如果不了解一点前卫的理论基础,那么就难以说清一幅(组)照片好在哪里、孬在何处。倘若仅仅凭借一点生活常识讲述自己的主观好恶,一旦蒙错了方向,贻笑大方是难免的。
而对于拍摄者来讲,搞清像素诗性语言的构成原理,掌握一些当代摄影新动向,才更有助于摄影作品的画外音袅袅于天外。摄影是该凭借一些自身感觉的,没人否定“经验”带来的自信感,但是这种自我感觉也应不断充电和升级才能更加良好吧!
以上文字,仅仅是关于诗性语言的大致的轮廓,要说的话还有很多,为了低碳,就此打住吧。不当之处,敬请各位师友斧正!

亚当斯的《月升》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