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武安,我想对你说

图文/康国生

    短暂的武安之行结束了。这次成行,主要目的是听王保国老师的讲座。能有这样的机会顺便游览古武当,打心底里感激当地政府以及师友的热情支持和接待。
    武当山景区开发旅游产业,是社会发展的必须。通过现场,也看到了政府对这个产业的重视程度。
    古武当山下2宿和1.5个白天的逗留,除了参加法定活动项目,能够自由随处看看的时间非常有限。但某些有特色的地方,即便只是扫上一两眼,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出于对太行山自然景观以及这里的父老相亲的热爱,有些粗浅的观感不得不借此“立足影像谈文化”的平台道出,至少属于游记性质的漫谈,也算与大家交流吧。
    古武当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和完美,读者百度相关介绍和美文即可得知,在此不多废笔。但我的感想是,对于旅游景区,在开发原则上要特别注意服务设施的配套建设与自然风景、环境的协调性,尽可能地降低现代人文符号对景区的破坏。景区的建设与原生态的风景,总有矛盾冲突。我认识到的做法,就是满足旅游服务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地保护原生态的视觉审美。景区的开发,必须具有长远的战略眼光,否则大兴土木地搞起来,产生的负面效果是难以逆转的。
    “索道”是很便于游客的,无法取代,只能容忍;“钢索天桥”尽管使用起来很方便,但对景区的破坏不小;风景区入口处开凿的“钢铁栈道”,不伦不类,不知道能否做仿古处理;通讯用的铁架子天线,立在山顶很难看,应该要求通讯公司建在隐藏的地方,例如某处高山的树林中,如果影响发射和接收效果,可以加大天线蜂窝状布局的密度,但必须隐藏在树木中。电线电缆,尽可能地走地下。
    景区建筑,没必要模仿其他地域的古建筑风格,具有自己独特个性的,就是最好的。否则,就会成为景区不伦不类的怪物。例如这里的古典民居,都是由就地取材的石头建成的。那么景区的建筑,就应该保留这个特色。当然,砖混结构建筑已经成为目前的建筑主流技术和风格,不是不能用,只是在建筑的外表,一定不要贴上现代的釉面砖来装饰。可行的办法之一,就是外装修采用当地的石片来承担。门窗可以用仿制材料代替。在山上高处能被俯瞰到的房顶,也要用石片瓦来装饰一下。室内的结构和装饰,可以随意一些。我外甥在爱尔兰工作十多年了,他说那里的古建筑民居,一律不准采用现代化的外装修材料和模式,必须尽力维护原样,但室内装修和用具可以极尽豪华与奢侈——这在欧洲好多地方,已经成为法律约束。
    当然,发展是必然的,没必要要求大山里的人们依旧保持刀耕火种、披兽皮住窑洞的传统。山里人有钱了,渴望住在能给生活带来便利的楼房是合情合理的。但是这类建筑群,应该划出特定的区域由政府统筹规划开发,外表的建筑风格也应尽可能地在外形、材料选择、色彩等方面与周遭和谐统一。
    景区附近的石头房子住宅村落,是具有长期发展潜力的宝贵旅游资源,理应提到日程上来统筹发展和保护。这是中原山区不可多得的民族文化遗产,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道教文化、儒家文化的活化石。在这里,古老的农耕文明符号,人们对自然、对诸神(包括家神)的崇拜与信仰等符号随处可见——很震撼了,很珍贵。这些东西一旦被拆改,将难以恢复,需要重点保护,未来的旅游价值是不可低估的,这是山区的一笔巨大财富。政府应该统一规划,最好请民俗专家、学者论证(可以开研讨会),做出长远的开发计划。事实上,四月风就有好多“物美价廉”的文化人才,没必要花大价码去请余秋雨、冯骥才等大师出谋划策。
    石头村的建筑,现有的需要严格以法律条款保护,新建的住宅,必须严守传统风格,起码在建筑材料上不应该使用现代建筑材料。然而,我看到不少比较阔绰的家庭,已经把门脸改成由大理石材料或者釉面砖来装修,效果实在不伦不类,就像一个穿唐装的人,打着领带一样。而房顶也有混凝土预制板乃至石棉瓦或油毡纸的。更有的已经是砖混结构、瓷砖罩面了,及大地破坏了古村落的整体协调性。喜欢住新潮住宅的居民,政府应该另辟统一的宅基地,与古村落隔开一段距离为好。
    最好的民俗绝非表演性质的大排档,它是悄无声息遗存下来的生活方式与习惯。石头村的地理环境和建筑格局不改变,政府给予原著居民适度的辅助政策或生活上的基本风险保障,这种生活传统就会得到传承与保护。传统一旦断代,将无法接续。而传统完好地保留,必将成为完美的人文博物馆。随着国家工业化化转型的完毕,这里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将会等比级数地增长。
    城市化势不可挡,这是历史的、社会意识形态的选择。太行山深处里的古村落,随着年轻人的进城发展,有的已经成为了无人的荒村。当地摄影家王进元跟踪18年拍摄的聚泉岭摄影作品可见一斑。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王进元先生在当地文化变革中留下一笔珍贵的历史图文资料。这次去武安,本打算亲睹一下聚泉岭荒村遗址,然而时间有限,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聚泉岭虽然已经成为了无人居住的荒村,但是古建筑遗迹仍在,需要妥善保护,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是非常可行的,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活力必将是生生不息的。可以利用荒村中的某些建筑,摆放王进元的摄影作品和注释文字,连同村落遗址供后人瞻仰、研究。这样的景点开发,可以招标承包给个人或团体,政府坐收渔利和开发方向监管即可。荒村老房子不知道还有否产权,政府应该立下法律文书确定产权人,以免开发后生意火了,走出去的居民找后账引起纠纷。
    对于武安地区的摄影师来说,太行山以及周边的素材是取之不尽的,需要静下心来制定长远的计划。拒绝跟风与浮躁,少去台湾或西藏扫描浮光掠影是重要的;脚踏实地、深入自己最熟悉的本地生活,借助民俗和历史文化资料,研究这里的人们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通过镜头和文案,实现不同题材的各个击破是更要紧的。目前的获奖与否,不应是大家亟待期盼的内容。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历史定会颁布大奖于有心人。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个性的,才是值得共享的。跟在洋鬼子后面跑一定得不到他们的好眼色;埋头干好自己的,才有可能令世界刮目相看!山旮旯里的小信息,可以更好地印证祖国乃至世界文化的大语境。总之,是要因地制宜走自己的路,邯郸学步要不得。这又是一个不小的话题,暂且打住。
    对古武当山匆匆的浏览,使我对太行山的传统文化、民风民俗等越发地挚爱了。她是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召唤,牵动着我的魂。今生,一定要花时间穿行太行山——这何曾不是更多人的向往和志愿!
    是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生存之道。它是科学的、可持续的。
    相信,只要念对“芝麻开门”的咒语,太行宝库的大门必将徐徐开启,随着人们对大山深处自然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了解和宣传,宝库的世界性轮廓定然会在朦胧的山雾中明晰起来。相信,燕赵大地上的武安人是聪明的,眼下要做的就是保护和有条不紊地开发。
    我的上述观点很可能是片面的,但我的态度是真诚的。有不妥之处,敬请大家批判!



武安,古武当山,康国生摄影
1.古武当山雾中晨景


武安市,古武当山,康国生摄影
2.

武安市,古武当山,康国生摄影
3.

武安市,古武当山,石头民居,栓驴,康国生摄影
4.猜猜看,这是做什么的?

武安市,古武当山,康国生摄影
5.石头住宅外墙上的“天地之位”。



6.药王庙和XX土地爷之位。村里,这样并置的小庙很多。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