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网里清一色的“你好我好大家好鼓掌喝彩支持超赞……”,“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现象,是有传统支持的。日常中,老百姓都知道,“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溜须比骂人强”的柔弱“硬”道理。几千年来,皇帝听惯了“万岁、万岁、万万岁”,黄二大爷也要被“千岁,千千岁”地顺毛驴着。
《批评家是什么(文/许文郁)》:luodawe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8659






龙文化,压根儿就缺乏批评这根弦,或许与某种基因缺失密切相关,因此迫切需要在原来的砧木上嫁接新鲜的枝条。

摄影网里清一色的“你好我好大家好,鼓掌喝彩支持超赞加拥抱……”“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热络景致,几乎与传统文化一脉相传。日常生活中,老百姓无人不晓“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溜须比骂人强”的柔弱性“硬”道理。几千年来,皇帝佬儿听惯了“万岁、万岁、万万岁”;黄二大爷也要被“千岁、千岁、千千岁”地顺着毛驴;即便农家院里生了娃儿,哪个见了不是倚着传统套路啧啧称羡着“大眼呼噜,长命百岁”呢。

在号称在文化革命的时代,也只是一条子声地“……文化大革命,嘿,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哇,就是好……”——你还有辙么?

底层百姓(不能说乌合之众)不知真假地铆劲叫好也罢,曾几何时,对于某项举措上了头版头条,社会科学院,XX研究院的专家学者们,也必定以“继承和捍卫了XX主义,是XX伟大创举,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坚决拥护……的N段论口吻发表“学术”论文。

社会文化,曾经就是这样一种气场,大家从小到大就在这样的场域里浸染,我们还懂得批评么?还能有不一样的思维么?如果有,你就被另类,还想活不?

马屁被温良恭俭让地拍着,真舒服啊!有条件享用的,谁不喜欢吃这口儿啊!可是,马屁文化拍了几千年,除了拍者现得利,龙子龙孙的生存境况怎样了?

回到摄影。八大艺术门类里与摄影沾边的是电影,排在末位。几乎不入艺术流的摄影圈,被认为是最没文化的一族。越是文化底蕴弱,往往越是担心人家说不好听的,进而也越是渴望得到奉承,这是符合心理学逻辑的,于是大家抱团取暖,相互捧场也就不足为怪了。

可是,面对泛滥的糖水片以及糖水样的评论,摄影界不担心虚胖并引发尿糖、血糖超高么?长此以往,摄影的未来将会怎样?一团和气、自我感觉良好的摄影界,就真的不想争点气么?要想长进,没别的办法,放下架子,虚心学习,展开相互批评和自我批评。

摄影对于我们属于舶来品,实践晚,理论研究与批评本来薄弱,这就越发显出批评的重要性。纵观某些商业摄影媒体上的“霞光灿烂、形式一片大好”局面,虽有一些专业人士表示忧虑,但绝大多数摄影人已经对毫无学术含量的喝彩声产生依赖,其飘然状态,恰如上了鸦片的瘾。

值得欣慰的是,尚有四月风这样的摄影平台,以立足影像谈文化为宗旨,一度倡导着文化操守,尽管她狭缝生存的处境举步维艰,但那恰是临产前的阵痛,是发展的必然。










康国生






附录:阮义忠先生《人与土地》作品之一幅

1.


2.

3.

4.

5.


6.


7.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