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书法规则,用薛宝钗那颗“冷香丸”的调制秘方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愚者不但不喜欢书法,但凡对如贝雕、根雕等中看不中用的玩意,一律“深恶痛绝”,,, 人性的弱点,往往偏好那些病态之物,例如七扭八歪的盆景植物总比成材的树木受宠。文人说,“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某些大肚劣楔的“土豪、劣绅”以几幅字画冒充附庸风雅的本质了。

我可以不喜欢书法么
图文/康国生

 康国生摄影,崇礼,钟华莲,赵娜娜,千克秒,四月风


    借王志平老师宝地,就孟祥斌影友的话题随便聊几句。

    起先,我对条幅上那些很有甩头的字迹也是钟情一阵子的,它们在美学视角上各领风骚,颇能提拔厅堂馆舍的素雅之气,甚至曾经备过笔墨纸砚立志临帖操练。

    后来,我的脑细胞不知是老化了还是活润了,书法史上那个著名的典故——写干一大缸墨水儿、涮笔把湖水染黑方可成事——给了我一个反思的机会。

    我想,为了写出一手讨好视网膜的字迹,真的有必要投入那么大的经历么?苦短的人生,经得起几缸墨水折腾?这得耽误多少工夫体悟生活呢?如果以这样的精力选择阅读或者在生活中体验点别的,岂不更有内容?

    无可否认,某种书法作品无论被调侃为“树梢挂死蛇”还是“石压癞蛤蟆”,都可谓抵达了一定境界。然而,这种境界必定是在某些框架内追求至高至纯的结果,即使风格有所流变,但大体上脱离不开原始底盘,依旧属于现代主义象牙塔的美学追求和人生体验,单纯地执着于这等“法”,绝不是走向人生智慧的大手笔。书法规则,用薛宝钗那颗“冷香丸”的调制秘方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愚者不但不喜欢书法,但凡对如贝雕、根雕等中看不中用的玩意,一律“深恶痛绝”,正如亚里士多德以及老子所云:世间搞出那么多奇异之物,究竟有什么用途呢?

    人性的弱点,往往偏好那些病态之物,例如七扭八歪的盆景植物总比成材的树木受宠。文人说,“树小墙新画不古,此人必是内务府。”——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某些大肚劣楔的“土豪、劣绅”以几幅字画冒充附庸风雅的本质了。

    福柯的后现代思维在为我的观点撑腰。生活,为什么非得那么讲究秩序?人生、人性,为什么要被情愿或不情愿地关在无形的笼子里?各种社会组织,例如学校、军队、工厂、医院、包括书法等看似完美的“结构”,事实上都是权利组织在作祟,这种“权利的真理性”是非常值得质疑的。站在福柯的高度审视某些社会权利规范,恰如当代人回首封建社会妇女裹足的奇异礼俗。
    你若想生活得自由奔放、个性张扬
,圆满自己的本性,就必须设法逃离那些方圆规矩——当然了,人类是群居动物,社会离不开各种律法框宥——即便理想与现实之间隔着无法逾越的鸿沟,但至少可在精神层面求得自由和解放!

    我并非不懂圆滑地为人处世所能带来的实惠,但我依旧选择了貌似“伶牙俐齿”的直抒胸臆原则。因而,我成其为真正之我,且自我感觉良好着、飘逸着、幸福着。

    书法作为个人喜好,当然可以有。特别是那些短小的实用文,例如家信、情书、请柬、假条、借据、收条、小协议等,如果为得体的写法浑然而就,无疑会给阅读者带来贴切的情感牵动。曾在书上看过晋商某票号李洪林的商务便签,从端庄优雅的字迹到朴素严谨的内容,无疑都是当时晋商精神肖像的自我刻画。自然、得体、实用,才是美的根本。相反,为了美而套用美之“法”,呕心沥血摆弄花架子,恰是我不喜欢的理由。评论家可以把某些为了书法而书法的作品夸耀得条条是道,但恰是这些刻意而为的“道道”令人生厌。

    我之所以偏爱王志平老师的“四月体”
,恰是因为它“不守规矩”的实用性,不是在书法招牌的老底盘上堆起的图腾,而是张扬着自身个性和反叛精神的“自由女神”。某些事情为什么非要“按既定方针办”才好呢?如果有人为了单纯求美而去刻意模仿“四月体”,哪怕效果看上去更脱洒,也已经落入循规蹈矩的俗套,只能算作“傻托”——我可以不喜欢“傻托”么?

    “喜欢”,就像“爱”,不需要理由,是“无目的的合目的性”自然显形,是一种本性相合的相互对眼儿;需要一大堆人文理由支撑着的“喜欢”或潮流迎合,绝不可能是真爱。 

    我不懂书法迷宫里的那些路标,例如“蚕头燕尾、雁不双飞”云云。我远离这样的迷宫,恰能在外围看清城堡里的荒诞秩序。 我担心那些有板有眼的秩序会潜移默化地锚固生活方式,套牢放荡不羁的思想野马。人说万法相通,以书法之理为人处世,难免落入拘谨和俗套。

    我爱自由,力图做真正的自己。人们可以尽情地讨厌和谩骂,但我仍会保持我行我素的个性操守,绝不会与媚俗同流合污。我已“无药可医”,大概有受虐狂倾向,假如有人企图打探我的隐私解闷儿,前提是开饭、吃酒,报销路费。嘿嘿~

    生活中,我是多么安静的一个角色,更懒得废话连篇地码字。感谢孟祥斌的回复,引发了本篇不成规矩的“千字文”。



3


4


5


6


7


8


9



10



11


12。“爱心亭”

相关热帖,王志平老师《字体》:
wangzhip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8700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