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没有比金子更为硬通的文化氛围中,花花公子身边围满《娜娜》,而犄角旮旯里那些“饿汉子”即使有击落美国的U2飞机的本事,也只能暗自放空炮。阿Q的梦如何圆满,恰是王丹穗的图文提出的社会课题。
从《村里的单身汉》漫说性、爱以及婚姻

/康国生

 王丹穗,村里的光棍汉,康国生,爱情,婚姻,性文化,
(详见新浪图片相关组图,作者:王丹穗.)

    王丹穗的《村里的单身汉》恰如冰山一角,昭示着社会两性文化现状,引发人们对性、爱以及婚姻这一古老话题的思索。 

    周友朝导演的电影《黄沙·青草·红太阳》可谓以“三原色”的视角演绎了人性中男女之爱的本质。片中人朴实厚道的走乡小贩牛二邂逅颇有姿色的寡妇甘草并一往情深地爱上了她。牛二与甘草母子生活在一起,并为他们倾其所有乃至献出生命。甘草为他缝衣做饭,但从未让他近身。甘草也打心眼里喜欢牛二,但不是爱情,因为她爱的是八墩。八墩是个穷光蛋,阳刚高挑,敢作敢为,还有飞刀绝技,但嗜赌如命。影片荡气回肠的曲折情节无不揭示着人类本色爱情中难以回避的“动物性”原则。

    人类自诩为灵长类,但本源还是动物。在野生世界里,雌雄双方相互倾慕的无非是身姿健硕、毛色明丽、鸣叫悦耳以及猎食本领等这些自身资源,与身外之物的“财富”关系不大。生命如果是虚无的,那么种族的延续可看做最根本的生存意义。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远古社会,部落头衔通过测量生殖器尺寸决定,因为那是种族的“地标”,生命的图腾。随着社会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各种价值观的不断沉积,婚姻关念也在不断流变。社会文化追求什么,婚恋元素里必然要被掺进相应的符号。圣洁的爱情与现实的婚姻若能成为完全的交集,几乎是个乌托邦。 网络图片,爱情天梯

    我有四个姑母,她们的婚姻都是在旧社会开始的。土改前,我家的经济K线连年走牛,土改后被化为中农。长大后我无意中发现,大姑、二姑分别嫁给了中农人家,其中二姑三十多岁丧夫直至晚年未改嫁;而三姑、老姑也都分别与小地主子弟结为了连理,其中老姑父还是个跛足,这验证了当时一种门当户对的婚姻文化。封建社会里,性、婚姻看上去似乎是稳固的,但爱情大体上是跛足的,因为有统治者标榜的贞节牌坊为倚靠,哪怕女性强忍着裹足之痛仍被看做是一种美德。

    爱情,一旦掺入“三聚氰胺”,必然导致“冤大头”畸形发育。旧社会,穷得叮当山响的男丁,哪怕具有《海上劳工》吉利亚特的气质,也难逃空望房苞耐长夜的命运;十年动乱期间,四类分子家庭必出光棍汉,衣锦还乡的退伍军人,特别是履历表上“政治面貌”一栏里非“群众”字样的,家里来的媒婆会跟赶“哈尔套大集”的人一样多;1977年恢复高考后,段子面的学历证书便成为了最佳红娘;土豪金年代,无论你是“大肚劣楔”的性无能,还是歪嘴斜眼的“五毛钱俩”,只要手腕上能套得起一块几十万元的名表便可趾高气扬地走上婚姻的星光大道。

    眼下的金贵身份者,以一百四十多个二奶的恢弘排场,正在挑战七十二偏妃的龙尊,直奔吉尼斯纪录而去,拉风地领导着时代性事潮流。一女得宠,鸡犬升天。“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于是美女如云,裸奔东莞、“西莞”。“东莞不哭”者对“莞文化”的暧昧情绪,让当代人的性事价值追求一览无余。然而,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当你极力怂恿羊脂球舍身冲关的时候,是否支持自己的妻女去充当羊脂球的角色?!

    在没有比金子更为硬通的文化氛围中,花花公子身边围满《娜娜》,而犄角旮旯里那些“饿汉子”即使

刘国江与徐朝清,爱情天梯。

有击落美国U2飞机的本事,也只能暗自放空炮。阿Q的梦如何圆满,恰是王丹穗的图文提出的社会课题。

    如果屏蔽掉政治、经济等外缀,强者为王的狮群法则依然好用,一个非暴力的简单方式无非是性生猛程度的比拼。有位著名作家曾经写道:在高墙铁栅内,大家赤身裸体同时站在标线上放排炮,射程最远者为胜出的狱头。在这里,让子弹多飞一会儿,似乎比拳头更有硬道理。

    社会文化流变下的婚恋观,正如无根的浮萍随风漂游。消费社会,它被异化为一爿“狗尿苔”,依附于散发着铜臭味的金銮殿上;然而本性上,人类对纯真爱情的渴望一刻也没有被附加值湮灭。于是,两者的矛盾调和便一直成为人们的精神困扰。

    纯真之爱情到底是什么呢?难道不是一见钟情的心跳、羞涩、喘息和战栗么?这就不难理解金碧辉煌的婚姻殿堂外,曲径通幽处耳鬓厮磨的普遍性和必然性了。所以,世俗文化中街谈巷议的“破鞋”现象,一到文学作品那里就变得格外圣洁与美好。这是理想与世俗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么?

    安娜·卡列尼娜的出轨根源于爱,而沃伦斯基起初有爱的成分,更多的在于欲(性)。富婆们养《红与黑》中于连那样的小白脸儿皆属本性。杜十娘企图由性商场借助李贾萌发的情回归到爱与婚姻本身,但终因李贾被世俗打败而幻灭。《茶花女》是圣洁和悲壮的,《红楼梦》里宝黛的超然之恋,悲剧性也是必然的。

    当下,经济自由的人或具有一定收入者,有条件处理好性、爱以及婚姻之间的世俗关系,聚散离合各得其法,海誓山盟的“钟情”与“偷情”伸缩有度,从而也维护了婚姻、社会的和谐稳定。

    总之,性,爱情,婚姻是三个各自独立并且相互交织的概念。三者能和谐地融为一体可谓完美;任一单向度的取舍,都可能落入美好的悲剧结局;三者皆无的,难免导致难耐的饥渴。

    最后,还是来重温一个现实版童话:六十多年前,“小伙子”刘国江以半个世纪的执着,为“俏寡妇”徐朝清“老妈子”开凿的6000多级“爱情天梯”(右图),着实惊天地、泣鬼神!是的,不管社会现实和文化背景怎样,性、婚姻若能以爱情的纯金打造,方才显出人性的光辉。爱神不在天上,只在你的内心和行为里。





农村光棍,肉头阿咚,陈晓东拍摄,康国生,性文化,婚姻


本图片引自新浪博主肉头阿咚(四月风博主,陈晓东)的博文:《全体村民》  .(我看像新童话“白雪公主与六个小矮人”)

肉头阿咚注释:
    “这个村子,原来有320多人。后来由于人口剧减,被撤销行政村,作为一个自然村并入另一行政村。现在这个村子还有名义户头60余,实际有户7个,居住人口7人。其中6名男性,全部为未娶的光棍。女性一名,寡妇,原来已经离开,后因丈夫过世,生活无落只好回到村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