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感于《十人十问-北电2010级本科毕业生10人对话展》//哪怕一个奶油小生,假如你投入了乌江拉纤那样的现实生活,当命运的纤绳把岩石勒出沟壑,你的脚掌和肩背也必然生出与之抗衡的老茧。此时,你对生活的体认,还会是摇椅上的那种么?这时候你理解的“爸爸”、“妈妈”,也不会再是游乐场上电动木马边上的面孔。你会一下子发现,罗中立和高尔基为什么神圣地称呼他们为《父亲》、《母亲》。


曲别针的百种用法与茴香豆“茴”字的百种写法 

——从《十人十问对话展》议青年学生的创作潜能

/康国生

 
   《十人十问对话展》,除了谭佩里的《遗忘地》和王丹穗的《报废汽车》选择了传统写实风格,其余八位同学的着眼放在了创新上。不管写实写“虚”,敢想敢做,对青年人来说就已成功了一半。作为过来人,我们不能对学生的毕业作品做太大涉世深度可望,但创作思路的多元化和深度潜力是值得在意的话题。正如春花乍谢的初夏,以毛桃或酸杏的青涩姿味作为评估它们金秋时节品质的结论未免不妥。看到某些作品的新奇构思,忽然想起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的时候,有人质问,这有什么用呢?法拉第的回答,一个新生的婴儿有什么用处呢!

    每代人都有审视世界的时间窗口,每代人的骨子里无不打上传统的烙印。经常看到公园里的老大妈(爸)们,在“谁要是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大合唱中表情信徒般虔诚。他们大清早在“中国梦”的节律里醒来,酒足饭饱之余,骨子里依旧怀恋着窝窝头时代打鸡血的“精神胜利法”,足见青年时期接受的模式铸造多么地难以改变。

    而今,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的全民学军景观早已成为笑谈。“推陈出新”成为了艺术工作者乃至各行各业孜孜以求的目标。能把苹果(核)切出五星图案已经不算创新思维,大家都在忙着切出七星北斗或者其他什么天体图案。“十人对话展”中,学生们在做这样的尝试——科学和艺术,异想天开的探索思维弥足珍贵。

    对于摄影来说,无论纪实、艺术还是广告方向,表达方式的陌生化很重要,而为什么“陌生”更值得追问。

    知道曲别针的一百种用法,是对同一平常物品功用的深度挖掘,是以工具性实现不同的目的性,其实用价值关联生活中的某些节点,类似的努力也正是当代摄影、艺术追求的目标。

    而茴香豆的茴子,即便能被写得百寿图般祥云跳跃,也无非迎合了视网膜的愉悦,正如宋词不知写出了多少花样,但写来写去还是那个“愁”字——“为赋新词强说愁”是值得警惕的。

    摄影手法前后期的综合运用,可以创造出无限多的可能性。青年学生力图打破合唱传统,开启个性化独唱帷幕意谓着觉悟的开始。如何引吭高歌博得喝彩,便是取材和主题挖掘深度的问题,也是学生走出校门后需要不断践行的课题。全民摄影的时代,南郭先生的日子并不好混。

    关于取材与挖掘深度,还是那个老掉牙的话题,除了深入实践,体验生活,没有别的捷径。王洛宾创作的新疆民歌,放羊小子石占明荡气回肠的独特唱法,无不源于接地气的生活现实。依托土地,反作用力才会生成实在的爆发力,而悬浮在空中是无法弹跳的。曹乃谦写小说的时候,总是进入情节,以爱恨交织的泪水浸润了纸上呼之欲出的人物,乃至打动诺奖评委马悦然,根源还是生活。

    如果有人说著名艺术家离我太远了,那么上述10位学生里,王丹穗在全国高校社会实践中获奖的报道摄影《村里的单身汉》,不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么!

    学生走出校门,在改变生活的同时,必然被生活改变。

    哪怕一个奶油小生,假如你投入了乌江拉纤那样的现实生活,当命运的纤绳把岩石勒出沟壑,你的脚掌和肩背也必然生出与之抗衡的老茧。此时,你对生活的体认,还会是摇椅上的那种么?这时候你理解的“爸爸”、“妈妈”,也不会再是游乐场上电动木马边上的面孔。你会一下子发现,罗中立和高尔基为什么神圣地把他们命名为《父亲》、《母亲》。

    生活,如果是作品的泥土,那么个人学养,包括文化知识、专业技术以及世界观、价值观等就是艺术之树的阳光、空气、肥料和水分。

    大学毕业生的世界观、价值观虽然初具雏形,但是可塑性、重塑性极大。这些人文气质、思想品格的自我塑造,是与走向社会的环境作用以及继续理论学习密不可分的。

    十六年来课桌上的书卷冲浪,收获的其实只是一些基础知识,“纸上得来终觉浅”,何况为考试而读书体制下的“纸上得来”已经不只是浅的问题了。然而,过多地抱怨对于已经既成事实的毕业生来说并不合适。

    离开学校后,“生活”这所大学的门板才刚刚敞开。而在实践中有选择地继续读书、反刍,更应作为毕生坚持的习惯。我不知道目前的教育体系是否在培养读书“兴趣”、探索未知事物的“兴趣”上加了着重号。卢梭的《爱弥儿》以及《罗素论教育》可没把“兴趣”当小事儿,而且反复强调要做为一生的习惯来养成!每年,我们总是在高考结束当天,遗憾地看到学生把书本扬弃成漫天飞雪的场景,大学毕业生,是否依旧这般地痛恨书本呢?!

    还好,青年人的最大财富莫过于“时间”,只要抓紧时间,找准自我导向目标,一切都还来得及!理论结合实践,是最好的升华机会,不管从事什么工作,有志者继续读书是必须的。一个青年人不经历几次自我否定与完善,是难以蜕皮长大的。若干年后同学聚会,就会发现相互间的素质差距,根源在于对时间利用上的不同。

    这篇短文看似不很接地气,因为具体点评十个学生的作品可不是个简单活儿,所以只好抽象地议论一下,但我确信不是鸡汤。道理好像说明白了,也相信学生们看明白了。重要的在于:“知”道,不如“悟”道;悟到了,还需在生活中“修证”。知易行难,所以必需“知行合一”。一切学问,都要借助实证才会以“境界”的形式“附体”,恰如登顶过程中你的体悟和眼界,与书本上看到的风景或“听景”绝非一回事儿。青年人的创作潜能是无限的,它始终伴你一路同行,需要不断地充电和唤醒。只要胸怀大志,“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
    
(插图为网略图片,纤夫石。)

影展链接:
www.siyuefeng.com/e/show/76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