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千克秒”为康国生在新浪玩博客时候的网名。《克秒闪念》,是当时(2010年)记录的一些散碎思绪。摄影,在好多时候也是借助像素语言评价生活。文字与像素,是两种语言风格,它们之间是相通的。旧文重贴,仅供交流。
 
克 秒 闪 念 (一)
文/康国生
1.春晚的艺术
虎年的春晚,猫来叫春。卖呆儿的不但被挠了脚心,不知不觉还要给媒婆上礼、为猫崽子下奶呢!这是艺术的媾和还是媾和的艺术?春晚,就是“春天,晚上的艺术”吧?
 
2.奸与傻
所谓“奸”,大概就是充分地爱自己。
唯恐失去,最终除了“我”,一切都失去了,譬如凤姐。
“傻”,好像指的是那些能兼顾爱别人的行为。
傻人往往对“得”看得较轻,不知不觉中却得到了很多。
这说明天道很会开人类的玩笑。
傻,不一定都很高尚;
奸,却有卑鄙的嫌疑。
 
奸,就是真的傻;
傻,大概是真的“奸”。
 
3.写生活吗
太会写生活的,往往是处于生活现场之外的位置。
生活就是过日子,具体而实在。生活的好赖,是身心与现实亲密接触的感觉。用抽象的文字归纳推演出的,只是生活的影像,离生活本身相差甚远。譬如“爱”,说得好,不如做得棒!
执着于提炼生活的大师,事实上已经触碰了生活的刑律,离生活本身也许太高、太远了,所以走向“刑场”的并不鲜见。但是,不曾生活过的人,绝对成不了大师。
 
4.上山下乡
把“下乡”说成“上山”,听起来是在走上坡路;给无知戴上“知识”的高帽,既笼络了人心,又便于糊弄。好在生活是公平的,把“无知青年”磨砺成了“知识中年”。万物之道最终总会偏袒弱者。
 
5.荒唐的English台标
全天候的中文广播,偏要插入English语音台标。这除了向世人证明播音员能读几句蹩脚的英语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是音乐频道,你可以随便插入世界语自爆门庭,因为旋律不分肤色。
 
6.急需治疗的时代
这是一个众人皆病、急需救治的时代。
不信就打开电视机看看广告,听听那些歇斯底里的治疗劝诫吧。假如谁白天“病”得没空,那就在夜晚打开收音机好了。云集的各路“专家”,口喷白沫,包治百病,接诊到天亮,而且不收挂号费。
遗憾的是,这些专家只知道给别人治病,自己已经病入膏肓却无药可医!
 
7.洗血……洗心
每天大快朵颐,每周去医院用血液分离机清退掉乒乓球那么大一团油脂,这不纯粹是撑的吗?
还有洗肾、洗肺、洗肠……生意都火得不得了。富人的体内怎么装了这么多肮脏的东西呀?不知洗过之后是否真的干净了、到底能挺多久。
大脑是否被洗过?干嘛不张罗洗洗心呢!

8.活在鱼缸里
越是有钱人,越是抱怨生存空间的污浊与喧嚣。难道不是更多地因为富人们肆无忌惮地“吃”“拉”一处才使得大家的环境每况愈下吗?大街上的噪音与尾气都明摆着,还用盘点那些隐形排污吗?
鱼缸里的大金鱼,吃得多,自然排得多。吵喊水质太浑的,正是那些看上去肥美的。
 
9.写生不用服饰
最初的枝叶、兽皮,是人类用来遮阴、御寒的吧。是谁挖空心思地把他们搞成时装的?致使很多丑陋的体形看上去几乎挺美了;而那些健硕的体魄却因衣衫褴褛而被冷落街角。人类趋之若鹜地追求虚华的服饰,是否在以文明为借口掩饰不自信呢。幸好有美术学院一直在诚聘“原始的体形”作模特而非仅仅选择一件好看的服装挂在那里供大家写生。
 
10.烂香瓜与抗生素总是打包出售
用最廉价的香瓜解馋,然后用昂贵的抗生素救命。这样的人不只是物质上的贫困户,更是精神上的落魄者。
“省了油,费了轴”是富人更懂的简单道理。
 
11.主有时很疏忽
富兰克林发明了避雷针。有信徒询问:“教堂上也要安置避雷针吗?”
“当然,上帝有时很疏忽!”富兰克林回答。
这次海地发生的地震,不少正在教堂里做礼拜的信徒没能幸免于难——主,很疏忽。
我不禁想起曾经多次发生于麦加圣城的踩踏悲剧。朝觐中发生那么大的意外,是真主接走了爱徒,还是真主的疏忽呢?
前不久,从印度传来信徒遭遇类似不幸的消息——佛祖也很疏忽。
不多举例了。既然主们都很疏忽大意,众生们可要自己当心哦。
 
12.如果
如果你没钱,可以用朋友的车子、首饰等在晚会上冒充一下。或许,你能得到些许艳羡的目光。
如果你没有知识,那就不要如法炮制了。做一个实在人,并不会被小瞧。
与朋友聊天,你可以说“我很幸福!”
但是不能说“我很有学问。”
 
13.一举数得的市政工程
我家附近那条路,以前是沥青的(很耐用),后来改成了水泥的(很快就爆皮了),前年换成了方砖的(都碎了),去年又改成了花岗岩石板的了(全裂了)。据说今、明、后年,将分别用三角的、菱形的以及六边形的大理石砌筑。路边的树木也一直并将继续每年更新品种。听周围的人们议论说,这样做有好多优点:
1)  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大家有目共睹,透明度高;
2)  美化城市,追赶新潮,预防审美疲劳,利于吸引外资;
3)  提高相关产业链的就业率,利于维稳;
4)  能不断提高绿化报表的栽种棵数,不但有利于森林卫生城市的创建,而且提高了郊区县农民培育名贵树种(苗)的积极性;
5)  符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原则,并且可持续发展;
6)  拉近与国际大都市的距离,充分展示发展速度;
7)  推进私家车的普及,让自行车溜墙根儿去,以免影响市容;
8)  为造假山景观提供足够的原料;
9)  拉动经济,提高“基地屁”(GDP)若干点!
这样的市政工程具有一举数得的强劲优势,据说在各地已经普遍推广了。
 
14.盲从跟风与精明借力
只要社会提倡,跟风者总会趋之若鹜;精明人却能“好风凭借力”,直上九重霄。
头几年科技部门热衷于特异功能的的探寻,《光明日报》等媒体曾用整版的篇幅报道“水变汽油”的童话故事。于是社会上各种气功大师便雨后春笋般地成长起来,其卓越的起死回生能力,几乎使公立医院走向倒闭的边缘。
如今,大师们都到深山老林里辟谷去了吧?
不,听说他们改行了,贩卖完劳力出口,一半以上都在搞高考补习班呢,其他的正在发展下线兜售保健品。
 
15.灵性可空,肚子不能空
修道、学佛自在、空灵,只是肚子一空也无奈。所以,寺院修在风景处很有硬道理,因为有钱的凡胎也偏好游历山水。
世间空灵的山头还有很多,由于人迹罕至,僧人宁可忍受凡尘的喧嚣,也不把庙宇扎在那里。大概是为了普度众生更便利。
 
16.人与老鼠
动物界,除了老鼠酷爱囤积以外,其它的总是吃饱便睡、便玩儿;而人类吃饱这顿就安排下顿,一直把菜单排到百年以后——尽管也知道自己根本活不到那里。
老鼠的本性与人类何其相似!这是老鼠的聪明,还是人类的愚蠢呢?我疑心它们前世是同宗。
 
 
17.有缘终究相会
自由婚恋真好!
无论两个聪明人、吝啬鬼还是两个盲人或者“五毛钱俩”,最终准能相互赏识地走到一起,像童话故事里的结局一样:“从此开始了美好生活!”
 
18.遮羞布下的本性
辽视《新北方》栏目纪实:沈北新区黑林子村一七十多岁的老汉(有妻子儿女),(不知是太专注了还是太大意了)一疏忽把同村自己傻侄女的肚子骗大了。据说这是群居的马类也不会做的事情!
当DNA鉴定结果大白于天下时,老伴昏厥,全村大惊。因为老汉德高望重的品格,是村里公认的。
人类的本性,如果撕掉那层遮羞布,是否比动物更美好呢?
阳光下,皮囊很完美;黑暗中,灵魂就会出鞘,游走。
 
19.谁可信?
 
光斑削开一片黑暗,
为色彩搭建舞台。
眼睛很受宠,
视网膜暗中立了功。
 
舌尖儿忠告主子:
“别太沉醉于斑斓中,世间的赤橙黄绿都是假的!”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谁在说瞎话!”
——眼睛说。
 
“阳光下,我听到了太多虚的;
而黑暗中,我总能听到实的!黑暗更真实可信。”
——耳朵为舌尖作证。
……
 
月亮撇嘴窃笑:“都挺自以为是!”

20.绘画,了不起的艺术
在我的心目中,绘画大师好比神仙。他们不但能独到地提炼生活,而且善于在尺幅之间鲜明地表现生活。
艺术舞台上,文学的表现形式,有长篇小说为载体。文字符号丰富的排列组合,为作家倾诉心声提供了强劲支持。
而留给画家的台词实在太少了,他们不得不借助有限的色彩和面积施展绝技。
然而,好画家很争气。当他们把萃取出的生活铺展在读者面前时,让人一搭眼,便被抓住。一幅好画,是生活的精魂,令人陡升震撼。绘画,真是一门了不得的艺术!难怪名画会价值连城。我还常常感叹于那些仅用寥寥笔墨就勾勒出的漫画,其夸张与传神之处一下子便会溶入脑髓,令人永世难忘,真乃鬼斧神工!
遗憾的是,很多好画被有钱而不懂画的人以重金收藏着。这就好像西施美女被土财主包养了一样。不过这倒从经济上奖赏了优秀的画家,也没什么不妥。
 
 
21.聊天中的陷阱
有几个人的缺点(例如自己的孩子、老公等),是只许自己讲给别人听的,你若跟着添油加醋地附和,那就上当了。回应的办法之一就是对称地讲述你那几个人的缺点。这样你没准就成了对方的“知己”了。
如果你听后只是哈哈一笑,那便是待人接物高手了。
 
22.大锅饭与各立炉灶
大锅饭体制,庸者免费享受智者,好比花廉价就享用了盗版软件。这几乎是一种剥削。
各立炉灶,智者申请了专利,庸者不得不用廉价的劳动为昂贵的软件买单。这几乎还是一种剥削!
究竟谁剥削谁显得更合理一些呢?答案众说纷纭。世间怎样避免剥削,上帝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是,只要吃过“到(倒)头饭”,住进太平间,尽管也有“高炉”与“平炉”的区别,公平总算来临了。
 
23.活在圈中
一个人的思维,总是限定在自己所划的圈子里。每自我超越一点,圈子也变大一些。
所谓“心有多远,便能走多远”,说得是一个人的自由度完全由自己的心力决定。行尸走肉般地奔波一生,实际上只是一生的原地踏步。
 
24.道德与自由
心存道德的,拥有真正的自由。因为道德以外的,是其本质上不愿触碰的累赘,所以行为上并不构成约束感。
总是不安分于德律框架的,事实上已经失去自由。因为非分的观念、行为,必定遭到现实的羁绊。被囚禁的痛苦感是可想而知的。
写完这条感想,从博友崔顺利先生的帖子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一切自由都是有疆域的,圈定好自己的底线,活着才轻松自如。
 
25.不必忧虑性别比例
几年来,男女出生比例失调,有人很忧虑。我看这不一定是坏事儿——起码有利于将来男性优良基因的延续吧!
大自然的法则不劳驾每个雄性都履行种族延续的责任。伊斯兰教规允许成功男性最多娶四个老婆。那些连养活自身都踉跄的,就别再搭上吃奶的劲养活老婆孩子了,费力不讨好难免还要憋上一口王八气,活得自在吗?
这看上去似乎不人道,但是很天道。社会应当另辟蹊径解决他们的人性关怀。
因此,我大胆地预测,中国足球,崛起有望!
另外,恐怖分子一旦猖獗,用男孩子的地方多得是呢,不提前储备,来不及的。
 
 26.不愿意拥有道德的,却非常愿意拥有一副道德的样子。
所以当下很流行的做法是:月光下贪婪地敛财,阳光下泪流满面地捐几个大子儿。
衣冠禽兽,是自古就有的,绝不是什么新鲜物种。
 
27.中国人,能够把地沟油都捞出来炸油条,没有不富强的道理;中国人,能用滴滴涕浸泡火腿、用三聚氰胺加工奶粉,更没有不灭绝的嫌疑!
 
28.乌克兰农民宁可喝大酒,一任肥沃的土地遍野荒芜;中国庄稼院,哪怕是柴垛与墙角处的空隙,也要栽种一棵葫芦秧,从而柴垛顶上便可硕果累累。
这样勤劳智慧的民族,如果不繁荣昌盛,那皇上不是流氓便是白痴了。
 
29.通常,人们最容易犯的毛病便是“自以为是”。原因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知道多少,而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多少。
所谓知道的东西,如果仔细推敲,又有多少是符合真理的呢?所以文人总是表现得很谦逊,但这根本掩盖不了其自命不凡的特征,不然怎么会有“文章是自己的好”这样的“普遍真理”呢?
大智,若愚;若愚,不一定大智。
 
30.向动(植)物学习吧,他们是人类最好的老师。
任何高谈阔论,都会受社会背景、传统文化、集团利益以及主观臆测等制约而导致其局限性甚至蛊惑性。
动物们在恶劣的大自然环境下,历经千百万年的淘汰、适应,实现了生生不息的种族的延续,其生存法则已经千锤百炼,成为真理。这是任何权威都无权驳斥的“金刚经”。
科学界聪明一些,其前沿正在不断地探索《仿生学》。
人类的文化,在不少层面上是在“反人类”(这句话,请您先不要急于反驳,慢慢体悟)。
人从出生到成年,一直在喋喋不休地接受传统教育。所谓有思想的青年,也无非在背诵或重组着前人的观念主张,除了炒冷饭,有几个新菜单?所以30岁以下的写手出的书,我坚决不看。
中年以后,应当学会自己思考了,这时开始给自己来一次洗脑是必须的!看看有多少荒谬的知识属于传统强加给我们的。不喜欢哲学的,就从观察野生动物入手吧;二者对照学习,效果会更好。
 
31.大公鸡很会呵护母鸡。
在乡下,经常看到公鸡在发现地上的米、虫等可口饭菜时,自己舍不得品尝,而是一边连续点头,一边向母鸡发出 “咯咯咯……”的 呼唤声——护花使者,绅士派头,催人泪下。
附近的母鸡飞快地跑来解了馋,然后扇动几下翅膀,拖着长音儿“咯咯”地哼起小夜曲,得意的样子,不亚于美眉收到了情郎赠送的名贵巧克力。其实,这只母鸡的表情,也是秀给其它母鸡看的。
有时,老道的公鸡佯装发现美食;呼唤声中,母鸡急急赶来,结果被骗奸了(很常见的现象,你爱信不信)。
情爱,有真有假。真爱是诚心付出;虚情以占有为目的不择手段。
 
 
32.动物们把后代抚养成年了,总会义无反顾地把孩子推向社会去自食其力;人类的父母之爱,总是企图后代做一辈子孩子,享受终身呵护。
这使得人类生存能力极度退化,婴儿出生后要一年左右才能独立站起来。对比一下其他哺乳动物呱呱坠地便会奔跑,人类付出的代价实在不小。
未来社会,孩子四五十岁了,仍然要靠父母的薪水在学校读书。人类的面包之路不比动物的更光明平坦!
 
33.公园里或圆或方的树木,人妖般地展现腰肢。这并非植物和观众的渴望,而是所谓的园艺师人妖般的心态导致的。任何一颗自然生长的树木,都比动过手脚的更美。
 
34.老虎,猎鹰这样的动物喜好独处,人们在了解其凶残个性的同时,更应该称赞它们卓越的自食其力精神。
蚂蚁、蜜蜂以及沙丁鱼等之所以成群结队,是因为一旦谁离开群体,便意味着死路一条。
越是没什么本事,越需要结交更多的朋友。善于交际的人,事实上是在动用自身的核能,爆发力非常惊人。没有启动核能的才子佳人,真是可惜这块料了!
 
35.《动物世界》里,非洲草原上的猎狗,社会分工特严密。身强力壮的合力谋划捕猎,争抢食物奋不顾身。但是回到家里,它们能把吃下去的食物吐出一些,分给那些老弱病残者。
感慨之一是:这比人性的光辉更灿烂!难怪人类饲养的宠物里,犬类居多。

36.《走进科学》里,一位饲养员的手臂,被鳄鱼吞入腹中。但是很少发生家犬伤害主人的事例,当然疯狗除外。
企图感动鳄鱼,须冒着物质与精神双双破产的风险。眼里常含泪水(鳄鱼的眼泪),不一定爱得深沉。
情感动物,大概由上苍镶嵌在其骨子里的密码导致;没良心的人,很有可能是先天因素造成的,成佛的可能性不大。
 
37.蜘蛛张网“待兔”,燕子主动出击,响尾蛇藏在沙中用尾尖儿设置陷阱,秃鹫不劳而获,犀牛鸟给主子献媚,蚊子偷,苍蝇捡……各路神仙,各有神通;大千世界,相生相克,生机勃勃。
而人类集众神绝技于一身,达到了无所不能的境界。生态、心理天平的严重失衡,搞得家家户户的门窗坚如大狱,致使造物主悔恨交加、坐卧不宁。上帝企图更改设计方案,但早已来不及了。
 
38.兔子蹿得再高,也是在地面上晃荡;雄鹰飞得再低,也是翱翔在长空。一个人的境界,决定于他的内在素质。脱胎换骨的捷径只有一条:“浴火凤凰,涅槃重生”。
 
39.“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鹰擒黄雀,子弹追踪。没人不惧怕妖精,但是对比人类的菜单,妖精的食谱显得单调多了。老父早年就感慨:人就是活妖精,什么都吃(甚至食同类)!人类屹立于食物链的珠穆朗玛,难道就没有天敌了吗?不。有得是,那就是无以计数的微生物。正因它们微小,所以才能进入我们,为众生冤魂打起抱不平。隐形杀手远比巨大的恐龙更具威胁。这就是上帝的辩证法。
商政的食物链,与自然界的食物链如出一辙,千里长堤,溃于蚁穴。任何浩荡的强盛,都不会保持到永远,连浩瀚的宇宙也会走向湮灭。所以,活妖精们大可不必忘乎所以。(此念,应博友“小兔儿”之邀而“闪”)。
 
40.蟑螂没深没浅,死皮赖脸地与人类零距离交往,蹭吃蹭喝也就罢了,还要随处排泄,搅得人们束手无策;燕子明理知趣,帮助人类捉蚊驱蝇,也不干扰主人的私生活,所以人类喜欢与燕子同居一室。
距离的分寸,适度的关爱与回避是友谊的“青春宝”。
 
41.墙角砖头下放屁虫(斑蝥),会用一股强劲的烟火,还招惹它的手指以颜色(这种火药的运用,远比人类的四大发明更远古)。如果你不具备挑战它的技巧,还是让它在那安生吧。毕竟,它没有在你的床上逞凶。
 
42.留一些青虫在菜叶上是值得的。一旦把它们斩尽杀绝,还能有那么美丽的蝴蝶供人们遐想浪漫的爱情吗?《梁祝》的化蝶那么迷人;“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的价值观也透视着精神在物质中的比重。精神上的愉悦,是需要适当的物质付出的。一副铁公鸡的姿态,不但自己感到冰冷,也会让他人顿生冷森森的恐惧。
 
43.人们喜欢蝴蝶而讨厌毛毛虫。有远见和经济脑瓜的人选择有潜力的毛毛虫精心饲养着。化蝶时分,精明人赚了大钱。
一个默默的年轻人,不久前经常被领导叫到身边委以重托。有精明人见了,悄悄对老婆说:“这个后生要发迹,现在得提前‘喂上’;晚了,就不灵了(注释:这是原单位里的真事儿)。”
几年以后,年轻人果然成了上层建筑;精明人的适时投入也得到了丰厚回报。
最好的商人不是贩卖物资!
吕不韦把人质子楚(异人)卖出了皇帝的价格,是典范之作。
朋友们,是否在考虑精选有潜力的毛毛虫,准备喂上呢?
克秒忠告:“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O(∩_∩)O哈哈~

 48.《动物世界》里,杜鹃把受精卵产在芦莺的巢穴里,小杜鹃一脱颖,便把芦莺尚未破壳的卵拱到巢外。
芦莺父母辛劳地哺育着胃口庞大的异种,却丝毫没有得到人类的颂扬——连搜狗的词条里,也没有现成的“芦莺”。你这小巧而大公无私的劳模鸟,“为你深深地遗憾”显然不足以评价你!
再看看杜鹃吧,那可是千古扬名的明星鸟啊!“杜鹃啼血”的诗文上,到处是情痴的泪痕。杜鹃被文人们宠上天了,却没人为它们的品行说三道四。
如此虚伪、卑鄙的“情种”,何以大红大紫几千年?还不是仅因会玩弄歌喉的把戏吗?有几个人在意你实际上都做了些什么?做得好,不如表演好。所以小鸟依人人人喜欢。
生物世界,本无对错;人类的癖好,才映出是非。
我担心的是,芦莺的后代总是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是否面临着物种灭绝的危险。芦莺应该怎样进化一下大脑呢?需要与杜鹃联姻吗?
杜鹃如此不负欲望的责任,是否也有鼠目寸光的嫌疑呢?当然,凭借杜鹃的聪明,完全可以向别的劳模鸟下手,杞人忧天没什么必要。
 
44.持久的爱情是心理与生理共同作用的产物吧?
天鹅等动物,一旦经考验确立了情侣关系,便海誓山盟地付诸现实,无论风霜雨雪、山花烂漫都无法改变它们的初衷。这是生理与心理的共鸣,是和谐之美,是相互的付出与得到。
犀牛、老虎、狗熊以及蛇类等,仅靠生理渴望萌发爱情。这种杯水爱情,出于欲望的目的偏多。短暂的欢愉,然后重归淡泊与宁静。情欲,以荷尔蒙的分泌量衡量大小。
人们之所以念念不忘鸳鸯,大概因为鸳鸯能够做到家里鲜花不败,家外野花能采就采吧。鸳鸯兼顾了心理与生理的全部内容,亦付出,亦获取。
人类与鸳鸯的婚恋观,不知谁学的谁?
纯粹的心理爱情,只有从小就阉割的太监才有权利阐明,克秒无念可闪。
 
45.我一直不喜欢带孩子看那些驯养动物的杂耍表演。无聊,且无美。为了展示雕虫小技,动物要经千锤百炼,要被囚困一生。人类学习动物,是聪明之举;逼迫动物模仿人类,实在残忍而愚蠢。这是人类伸向动物的毒手。
动物表演,让我一下子联想到教室里那些佩戴高度近视镜的(备)考生们。人类的残忍都是自以为是的。
 
 
46.我爱你,不是我的错;你不喜欢我,我更无权指责。你爱我,这与我无关,尽管我非常理解你。如果你我之间没能以目光相互扫描出烈焰,那只能是闪电打在了水面上。错在捏泥人儿的神,在给还是泥人的你我吹活气儿时,用的不是一口气儿。神仙的行为,凡人难以篡改。
让一厢情愿,保持适度的距离,给激动以喘息和平复的时间,也许这就是明智之举。
默默地凝望直到永远,固然诗行般凄美,也不乏艺术的浪漫。但这种近乎自残似的折磨,实在不应成为生活的主基调。因为我们的生命太脆弱和短暂了,经不起折腾,也不值得为哪个毫不相干的人熬干心血。
单恋,是一道内伤——灵魂的伤痕,它远比肌肤的损伤难以愈合。
尽快地爱上另一个对己也痴迷的人,会大大地缩短前面所述的“平复”时间,伤口可望得到较好愈合。
 
47.龟兔赛跑的结局,人们为兔子感到惋惜(而乌龟在这场比赛中根本没想赢,无非是逗着自己玩)。其实,值得为兔子遗憾的地方还不止这些。在生命的里程上,兔子比乌龟遥遥领先地冲过了终点,而乌龟却在半路一边赏玩一边睡大觉。
兔子跑得快,其生命与尾巴一样,长不了;乌龟懂得慢生活,像悟道高僧,所以长生不老。
 
48.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的悲喜剧,还说明了如下问题:
鹬不够强大,且不自量力。换成鳄鱼,悲剧不会发生。
蚌不够弱小,且喜爱招摇,必然引火烧身。如果蚌像细菌、病毒那样,便可随食物进入蚌的体内,把蚌作为自己的美餐。
渔翁得利纯属偶然。千载难逢的好事,比中彩票大奖还难遇,这样的致富之路,不足效仿。
 
49.人们喜爱大熊猫,是源于熊猫具有活化石样的身份。熊猫种群的退化已经到了难以正常交尾的程度。它们依靠人类的呵护,勉强地维系着祖上的荣耀。事实上这有点儿像世界上名存实亡的傀儡王族,不再有令人称羡的实际内容。
别以为熊猫是吃素的,它们吃肉的镜头你看过吗?“熊猫”是因为历史上文字顺序的问题而让人们误解为猫科,其实原名“猫熊”,属于熊科。请大家原谅,我不太喜欢熊猫!(流星蝴蝶剑:我喜欢的 动物为 大熊猫和 海豚,还有天 鹅。下回说一说大熊猫?)
 
50.我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不给奶牛戴上乳罩?不给叫驴穿上内裤?艺术家说:丰乳肥臀,这是生命力的象征,爱的奉献啊!难怪世间丰乳等相关产业无限发达,这是有美学依据的。
美的东西总是被文明人弄得神秘兮兮的,所以博友牛人说:“最美的其实只是乳沟”。可是,夏天在公共汽车上,男人若是冲着峡谷样的乳沟多瞅几眼,很难不遭到白眼,甚至耳刮子,真是令人费解。要不,就遮严实点,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到底让观众怎样欣赏才算符合文明的分寸啊?
礼部尚书说了:美的春光,不得外泄。没整阿拉伯妇女那样的面纱覆盖,已经够照顾中国老爷们儿的眼球了,还要嘎哈呀?淫乱啊!(*^__^*) 
我明白了,怪不得有钱人动不动就以摄影的名义往非洲原始部落跑,原来是改眼馋去了吧?据说那里的人们并没有因为视觉被迷乱而失去秩序,反而把包裹得严丝合缝的外来者看成了怪物。
 
51. 摩梭族的走婚习俗就要从地球上消失了,这对预防疾病的传播很有利。生理疾病可以因性伴侣的固定而免于扩散,心里疾病是否有可能从此爆发呢?
走婚习俗当然不太适合当代社会的文明习惯,但其积极意义是能使有情人终成好合。我相信摩梭族的妇女们很难因为相思而失眠、而身心憔悴。
几千年来的习俗能延续至今,不能说没有道理。全球一体化,让一切少数民族文化走向消亡。
 
52. 《皇帝的新装》是文明人写给文明人看得。这样的故事如果拿到非洲某些原始部落,他们也许会拍手称赞:“那族长(皇帝)太漂亮了,有眼光;两个‘裁缝’得到重金奖赏太应该了!”
瞧那帮衣冠禽兽,怎么长得跟人一个模样啊?O(∩_∩)O~
 
 (2010年,康国生,沈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