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离乡进城已经三十多年了。这三十多年,也恰好是社会大变革的进行时。
今年五一许,叔伯侄女将嫁到城里,婚礼的前一天,按着新民俗要在娘家办酒席,于是应堂弟之邀回乡祝贺。我在城里住得越来越脱离地表,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越发感到空落落的——还是土地令人踏实。然而,三十多年来多少次回乡,从来也没有抽出时间到小时候曾经劳作过的田野里走一走,于是本次决定骑自行车回去(距沈50公里),顺便到处转一转。

我17岁进城,开始背叛土地;如今的故土,也似乎正在背板我们。面对故土,我们已经相互陌生。
1/151
2/152
3/153
4/154
5/155
6/156
7/157
8/158
9/159
10/1510(观赏农业)
11/1511
12/1512
13/1513
14/1514
15/1515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