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去年春节前后,下岗女工孙令艳一家的生活窘境经网络报道后,得到本地各级政府和网友扶住。同年三月,他们一家所住的简易棚被鉴定为不适合居住的危房,于是房主拒租。

他们先后两次搬家,孙令艳丈夫李春胜也曾在夏天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但都没说清地址,后来我换了电话卡,他们一家没有联系方式,因此十个月以来一直不知道他们的境况。

今年初一午后,偶然地路遇了孙令艳夫妇。下面借助图文,简单介绍一下他们一家的生活现状。图片以拍摄时间为序。
1/81-DSC_0704s.20141.31.(初一).因为串门,饭后在附近遛弯。我骑着自行车偶然地遇上孙令艳夫妇。此时,他们还没有发现我。
2/82-DSC_0705s.李春胜激动地与我握手、拥抱,并含泪拉着我到家里做客(具体居住地点不变透漏)。
3/83-DSC_0707s.李春胜去年在劳务市场打零工,赚到五千元钱。他的新农保也办完了手续,每月领到一百多元。最近手有点毛病。
4/84-DSC_0712s.进门是一间厨房,因为烧火炕,屋内比去年那间干爽暖和多了。案板上放着吃剩的饺子和菜。房租金每三个月500元。年前,孙令艳户口所在地社区送来1000元慰问金和米面等物品。图为主人给我拿糖块。
5/85-DSC_0714s.依据政策,孙令艳在各部门的帮助下,于去年4月份办完了养老金手续,每月拿近800元(不再享受最低保障金)。因为欠缴统筹款,不能全额领取养老金。孙令艳说只差一万多元交不起,不然可以拿到全额退休金。电视是劳动保障部门的李同志送的。
6/86-DSC_0723s.孙令艳的女儿看上去的确有精神疾患,她在写小楷,是小学级别的。李春胜说她除了上厕所,从不出屋,因为不去派出所照相,身份证未办成,因此(我想)也无法领到最低生活保障。孙令艳身体也不便,还要照顾女儿,因此也没有出去打工。
7/87-DSC_0729s.李春胜忙着做饭,非要留我喝酒。我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脱身。孙令艳说,一月份的养老金还没有到账,不知道是否给取消了。我说,不会吧,养老金一旦办下来是终身享受的,等过完节,去问一下,有困难可以继续求助政府。临行,孙令艳夫妇请我代问网友好!
8/8资料图片:去年春节前后,孙令艳所住的房屋内墙、棚顶、门内结满冰霜。图为孙令艳的手。相关图文链接省略。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