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北京研讨会上,有学者提出:农民工题材,虽然有很多人在拍,但是还有不少层面值得关注,例如他们的性生活是怎么解决的——毕竟,这也是个很人性的现实问题。(本专辑做过删改)
1/16s2012.5.15午间,拍于浑南新区,筑路工工棚。右边是一铺大炕。这是老爷子的夫妻包房吧?老笑着汉说:是。问:偶尔还娱乐不?老汉笑着点点头。
2/16老汉来自赤峰,性格很开朗,要我给拍个夫妻合影,老伴不同意。当他凑上老伴儿的身边时,被正在缝补衣服的她一把推开。
3/16前图的“夫妻包房”在“东山墙”下,这里是南炕。画面前的这位是单身,面部有很严重的烧伤疤痕。后面的两个“夫妻间”由布帘作为隔断。
4/16大空间里的“夫妻空间”
5/16这是附近的另一个工棚,包间隔断比较“结实”。
6/16老杨夫妇,来自内蒙赤峰。妻子在某物业打工。老杨在环卫工作,月薪1400元。他们租用的这间简易棚190元/月,使用面积五平方米左右。靠生炉子做饭和取暖。
7/16这夫妻俩都在劳务市场“蹲坑”干零活。
8/16小何是大龄青年,单身,进城打工十多年了。他说处过对象,但因经济条件太差都告吹了。“头些年我与对象同居的时候,一宿排过十次……”他说。
9/16园林工老李,68岁,来自辽北。月薪1000元,兼看护附近公厕职业,每月另加200元。附近有流动的中年妇女提供服务,这二百元用于“扯淡”玩,他说。老李喜欢看小说,右下角是《白鹿原》。
10/16 简易工棚的墙壁上不知谁写的:“若要爱,请深爱;若不爱,请离开。”
11/16“大刘”,老顽童,老婆是知青,经常这样柏拉图似的娱乐着,但他生活很严谨。有些农民工虽然夫妻住在一起,但男方多数留有私房钱,偶尔甚至结伴到红灯区花上30或50元(单价)“改善”一下 。休闲的时候,可以听到他们相互讲述某些细节,,,
12/16《孤枕难眠?》 附近的一位老大妈看我挎着相机,主动上前打招呼说:好好拍拍吧,这是红灯区,有十来个小姐、中年妇女在附近租房招揽生意呢。另有一位老乡说:那么大岁数,还干那个,,,我在他家的隔壁,租用了一个劈材棚子,我不会无中生有云云。
13/162012.07.10.午休,工棚嬉戏。
14/162012.8.28。来自西柏坡的老李,每天午夜上班装卸车,工作很辛苦。下班,饭后常常倒头便呼呼大睡。
15/1619.闹市区街边,树林里有多名妇女提供“按摩”服务(20元/撸管)。服务对象主要是农民工和老年人。
16/162014.1.10.由辽宁西丰来沈打工的的某男B,50多岁,鳏夫。与A家紧邻而居。午后,B男酒后拿出100元钱,请求与A妻“亲热”。A男不允,争吵升级,A男当场被放血身亡。A女肩部也中两刀,因仰在炕上洋死躲过一劫。当晚,B男于长青桥附近跳楼身亡。右侧蹲者为A男儿子在哭泣。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