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国生
辽宁/沈阳
54.7万
访问量


无善无恶心之体,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为善去恶是格物。

知行合一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图片()
2014.3.26.拍摄。
2014-03-26 21:57
30
0
650
疑似伊甸园变奏曲
2014-03-17 21:47
18
0
604
马头蛇尾,散光碎影
27
一组拍摄于马年初、蛇年尾的零碎街片。
2014-03-07 17:19
75
0
2476
2.23.傍晚,路过此地,一群麻雀无忧无虑的歌声吸引我拍下了它们。
2014-02-25 11:15
13
0
679
偶然拍到白猫跳“涧”,当时匆忙构图为横幅,很惋惜没能拍到地面,只好补拍一张简单对接在下面(本人不会接图,请求拜师)。
2014-02-05 22:00
20
0
814
马年正月初一,巧遇孙令艳
8
去年春节前后,下岗女工孙令艳一家的生活窘境经网络报道后,得到本地各级政府和网友扶住。同年三月,他们一家所住的简易棚被鉴定为不适合居住的危房,于是房主拒租。 他们先后两次搬家,孙令艳丈夫李春胜也曾在夏天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但都没说清地址,后来我换了电话卡,他们一家没有联系方式,因此十个月以来一直不知道他们的境况。 今年初一午后,偶然地路遇了孙令艳夫妇。下面借助图文,简单介绍一下他们一家的生活现状。图片以拍摄时间为序。
2014-02-03 18:52
25
0
1035
情殇(敬告:第7图是血案现场,请慎入!)
11
两个发生在浑河岸边的情、欲故事,一个悲壮,一个惨烈。我不知道其中的细节,但照片可以证明它们的确发生过。
2014-01-22 16:38
64
0
2262
李春波唱响的《小芳》大家一定熟悉。 三十年过去了,如今小芳在哪呢?她的命运一定是广大听众所关注的。2013.6.2,在沈阳某工地,我的镜头疑似捕获到了小芳的踪影,因此本图题目的《后“小芳”》也就不足为怪了。 一张普通的图片,能否因为取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名字而增大其联想空间呢?现在就来做个尝试,欢迎您谈谈感觉。
2014-01-15 20:20
10
1
794
拍摄于2013.5.29.沈阳。
2014-01-14 21:37
28
0
691
2013.12.3.沈.
2014-01-10 12:33
7
0
1542
大棚里扣着什么
27
在我国北方,冬季种植或养殖一般都离不开塑料大棚。搞大棚经济作物或畜牧养殖,无论对于市场预测、经营管理、科技管理、经济实力以及劳动费用等方面的要求都是很高的,远非草草地地搭起架子那么简单。可是,在北方某大城市的周围,千奇百怪的大棚随着附近高楼的拔起竟然像蔓草一样地铺展开来。 这些大棚往往只是由空心砖围成边界,简单搭起的空架子,里面的内容大都毫无掩饰。不用过多阐释,这是与拆迁、征地经济补偿政策密切相关的投机致富行为。 众所周知,依据政策,拆迁、征地补偿金是与地上物相关联的,于是,城郊村民在预判居住地将要被纳入征地计划的时候,就急匆匆地搭建各种名目的“大棚”。也有城里或城外的消息灵通人士,在某个地块被征用前,大兴土木租赁土地搞“项目”,一年半载后便可得到“拆迁补偿”,如此短平快的博弈手法,回报率之高,令人咋舌。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市郊农民搭建超级大棚的执着劲头了。 可是,郊区农民在消息来源上不对等,某些盲目搭建超级大棚的地块,三五年也没有规划动静,所以,投资的风险性极大。有些大棚的架子,高度不足一米,里面无法耕种,也只好任其荒芜或植树凑数,造成了多种资源的浪费。还有的村子在房前屋后都盖上棚子,“东北大院”面临如此之挤的窘境堪称历史上的奇观。 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因为地上物评估补偿的尺度难以把握,致使被拆迁户之间相互攀比、引发与政府之间的纠纷乃至常年上访者有之。 自古以来,中国人的命运总是与土地捆绑在一起。而今,市郊超级大棚的疯长,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典型现象,它不仅仅表现为各种资源的浪费,也考量着相关政策的和理性、执行中的公平性,更关乎社会的和谐与稳定等大问题。 千奇百怪的市郊超级大棚下,除了扣着经济作物、工业项目,也扣着风险,扣着人性本质,扣着复杂的社会矛盾。揭开这样的大棚盖子,人们还可以看到些什么呢? 这组上传作品,只是本人近三年来在北方同一座城市四周拍摄的一部分,它的意义不在于具体指涉某地、某人,而是其代表的普遍性,但愿能引起各级政府关注,以实现相关政策、措施的优化。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具体拍摄地点以及某些事件详情只能隐去,敬请看官谅解!
2014-01-05 17:19
38
0
1558
路过你的梦——2013部分街拍50幅
50
国有梦,家有梦,个人更有梦。现实与梦境是有维度界限的,每个人都无法路过另一个人的梦境。如果摄影师真的路过了你的梦,足以说明他也在梦中。 本组图片,叙事逻辑是杂乱的,主题是“解构”的,但每张照片的符号(包括人物体态、表情)背后,都尽力融入了作者“一厢情愿”的隐喻或象征表达。看官是否接受和认可,尽管评说。
2013-11-29 16:40
144
0
4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