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国生
辽宁/沈阳
52.6万
访问量


无善无恶心之体,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为善去恶是格物。

知行合一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图片(农民工写真)
农民·工——崇礼8号驿站之行侧记
21
2013.8.16~2013.8.20本人参加了四月风在崇礼县8号驿站组织的当代摄影文化交流会。这组图片是在会议期间(包括路上)抽空拍摄的。 8月,都市的喧嚣、闷热与崇礼地区的宁谧、清爽构成了巨大反差。这种反差不只是地理的、气候的,更是人文的意识形态的。
2013-08-22 18:51
49
0
1981
农民工刘怀礼的不了情
21
本组图片讲述的是关于刘怀礼的故事。 刘怀礼,山东临邑人,1951年生人。沈阳浑南某建筑工地看护者。
2013-03-05 23:18
78
0
2052
劳动者 特写
27
拍摄地点:沈阳
2012-08-19 22:28
44
1
1666
农民工的性生活“侧击”
16
北京研讨会上,有学者提出:农民工题材,虽然有很多人在拍,但是还有不少层面值得关注,例如他们的性生活是怎么解决的——毕竟,这也是个很人性的现实问题。(本专辑做过删改)
2012-07-04 18:11
54
0
6438
小何又没把这个春节当年过
21
农民工小何的故事,正在讲述。
2012-01-28 19:03
28
0
1712
农民工的孩子们
16
这组片子全部拍摄于沈阳或周边地区。
2012-01-14 11:24
4
0
903
温暖
17
2011-12-20 12:15
9
0
1367
农民工系列之《暑期,午间 · 某工棚》
33
这集片子,是在2011.7.20中午(11:30——12:30)的一个小时内匆忙拍摄的。地点是沈阳浑南新区一处大建筑公司的工棚。主题大体是“闷热”。因为每到一处都要做适当解释,工人吃饭速度又很快,所以拍摄很匆忙,影像表达难免片面(也担心被领导发现制止拍摄或要求删除O(∩_∩)O~)。 另外,光线反差大,室内或背阴处光线暗淡,给拍摄带来困难。去年开闪光灯拍过几次相关题材,那是在晚上。这次决定不打闪,后期调成黑白片。因为能来这里拍摄一次不容易,所以能发的片子就尽量贴上了。 这些工人分别在好几个工号工作,人数大约有200多。本贴发片顺序,也即拍摄顺序。片子的信息已经比较清楚,就不添加另外的说明了。 不当之处,欢迎博友指正!谢谢~
2011-10-17 12:15
10
0
1172
农民工系列之《家属》
30
这个相册的前20幅照片,拍摄于沈阳东北方向的城乡接合处。主人是山东省(老区)来沈打工的一个家族的部分成员。这个家族属于堂亲或姑表亲关系,四代同堂。家庭骨干有的打工、有的做生意或搞运输。亲情、孝敬、恬淡、忙里偷闲、苦中作乐等是这里的关键词。后10幅照片,也是在这个家族驻地附近拍摄的。 千克秒一边整理这些片子一边在想:所谓幸福,绝不是与财富拥有量成单调正比例的。有健康、有爱、有一份职业、有孩子的喧闹声,家庭就会有鲜活的生命力,生活就有奔头!管窥农民工家属的生活,可以对农民工这个群体的侧面有所了解。这些照片拍摄跨度一年多,具体日期EXIT信息上都有。前些日子,当我再次前往“四代同堂”家庭的驻地,发现那里已经被征收,只有几户人家的简易房子了。
2011-09-28 19:46
6
0
3553
农民工系列之《劳务市场》
40
这组片子是一年多来在沈阳鲁园劳务市场拍摄的。鲁园劳务市场,是沈阳地区较大的农民工求职市场。这里的应聘者,大都是来自东北、华北以及南方等欠发达地区的农民。在这里,通过对他们日常起居、喜怒哀乐的纪实扫描,可以大致了解贫困地区农民兄弟的生存状态。当今社会,人们衣食住行条件的不断改善,没有哪一样能离开农民朋友的付出;然而,看到这些求职者的衣食住行,无法让人心情不沉重!关注三农,任重而道远。作为一个摄影者,能为他们做的实在太少了,就以这种无声的呼吁,祝福他们的未来吧!(照片的EXIF数据有意保留,那里有拍摄日期,个别因为误操作而被删除)
2011-09-18 17:57
11
0
2349
农民工系列之《工余》
40
这组片子大都拍摄于2010年,记录了沈阳附近部分建筑工人的工余生活。工棚里,建筑老板大都是组织集体伙食的。也有按帐篷由工友自己组织开火的。走近近工棚,透过他们的工余生活,可以进一步了解农民工朋友们的艰辛与喜怒哀乐。因为现场比较杂乱,色彩干扰较大,后期调成黑白片。初学摄影,缺乏经验,前期拍摄构图比较满,用光上不讲究,晚间的拍摄开了闪光灯,所以光影比较平。片子还有那些不足,敬请老师们指正!
2011-09-06 18:11
10
0
1552
农民工系列之《建设》
40
或许因为,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骨子里总是对农民有感情。每当听到城里的某些青年称呼乡下人“老倒子”便非常气愤。建国初期,周总理在宋庆龄先生的家里,看到台案的花瓶里插着麦穗非常感慨。这时宋庆龄先生深情地解释说:“不要忘记养育我们的农民!”后来,国徽上便确定了麦穗图案。我们的农民实在太好了:战争年代,他们送子参军,并且把仅有的小米儿倒进红军的干粮袋;新中国成立,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安分守己地为国家生产“战备粮”;改革开放,他们纷纷走进城里、矿山,做最艰苦的工作,有时连人身安全、微薄的工资都难以保障。是的,他们贫困、外貌土气、一身臭汗,但是他们的工作热情与拼搏精神令人肃然起敬!他们的身心是健康美丽的,他们身上的每一分钱都来得光明正大,他们是祖国建设的真正脊梁!值得欣慰的是,由于政府对“三农”的关注力度不断加大,农民工的工资拖欠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因为经济的高速发展,最近一两年,本地(辽沈地区)用工荒问题也开始凸显,目前,建筑工地上,瓦工、木工、架子工的日工资都在200元以上,力工也高于150元/日。只是他们每日工作大都超过13小时。农民工的付出,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主旋律之一,历史不能忘记。为他们树碑立传,应当是文艺工作者的责任! 这集相册里发表的,是千克秒(康国生)入手单反以来(一年多)在沈阳附近的工地拍摄的部分习作,归类为《建设》。还有一些片子,待有空整理分类,贴上来与各位老师网友分享。同时希望得到老师们的批评指教!
2011-09-02 21:26
7
0
1725